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

韩文清的心情说不上好,一向稳健的步伐显得急促而凌乱;窗外大雨瓢泼,学校走廊的瓷砖地自然有些湿滑,鞋底与地面摩擦后发出刺耳的声响。

尽管是课间休息时间,走廊上挤满了嬉戏打闹的学生,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为韩文清腾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通道。

韩文清冷冷地瞥了一眼一旁交头接耳的学生,那些人连忙闭了嘴,慌忙移开视线。

荣耀学院坐落于三线小城市,长期师资不足,加上连续几年的生源不佳,毕业生的成绩自然谈不上优秀;不良学生在这里属于司空见惯的存在,久而久之,大部分老师便也懒得去掺合他们之间的事情。

当然,除了韩文清。

打开医务室的门时,袅袅烟雾扑面而来,房间内充斥着尘埃的味道。韩文清下意识地蹙了蹙眉。

“叶修,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准抽烟。”

简简单单一句话从韩文清的口中说出来,就像命令一般具有威慑力。

而那个人却毫不畏惧地笑了笑,微微下垂的双眼中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光;他用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按灭了忽明忽暗的烟头,脸上飘过一丝惋惜。

“老韩。”

他唤道。


这里是“雨城”,乌云捎来雨水,不分季节地降落在这个城市。

还记得清晨时分,空气中充满潮湿的味道,雨水顺着高枝上的树叶滑落在地上的时候,叶修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现在高中部教学楼的走廊上。

他是谁?

为什么连伞都不带?

要知道,不论万里无云还是碧空如洗,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出门都会随手带上一把伞,以便应对突如其来的大雨。

有些学生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而叶修本人却漫不经心地踏进教室,一屁股在空着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全然不在意自己被淋得跟个水鬼似的。

转学生?

有人猜测。

长得挺帅的啊。

几个聚在一起的女生捂嘴轻笑起来。

叶修从书包里拿出笔记本时,发现窃窃私语的学生都安静了下来。他抬起头,视线正好对上韩文清凌厉的目光。

叶修敢发誓,他从未见过长相如此凶恶的人,顶着一张“钱包脸”不说,还硬生生地把休闲款的T恤长裤穿出黑道大佬的即视感。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他有些惊讶的挑挑眉,就发现对方的脸黑下去一截。

“叶修是吧?你过来。”

直觉告诉叶修,自己这么一去怕是凶多吉少,但是不去的结果可能更糟。他这么想着,只磨蹭了三秒,就在围观学生同情目光的护送下,走向了韩文清。

“所以,你是我们班的班主任?”

叶修的眼神很坦然,少了点儿青春期少年的飞扬跋扈,透着一股子与年龄不符的淡然。

韩文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学生,不过他可不是把心里所想写在脸上的人,便干脆地回了句:“对。”

然后,他就注意到叶修粘着水珠的发梢和被雨点打得斑斑驳驳的白色衬衫,不由得皱紧了眉头,转身拽着叶修就走。

十分钟后,叶修挂着一件比他的尺码大三个号的黑色上衣再次出现在教室里,烘干后的头发有些蓬松。

他挠了挠头,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拿起书开始早读。

同桌的女生小心翼翼地指指胸口,示意他为什么穿着韩文清的衣服。叶修苦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班主任,跟老妈子似的。”


荣耀学校远没有他的校名那么辉煌,许多学生努力的目标仅仅是高中文凭,并没有考取重点大学的雄心壮志。学校宽松的教学环境从一定程度上纵容了学生的游手好闲、不学无术。

叶修的成绩很好,在这所不太优秀的学校里显得鹤立鸡群。

同班同学都知道他是从某个遥远的一线城市来的,那里教育资源丰富,学霸云集。

放学后,班里几个跟叶修走得近的哥们经常勾肩搭背地跟他回家,他们喜欢跟他打听城里的新鲜事,叶修来者不拒。他以略显嘲讽的口吻淡淡叙述着少年们眼中颇为美好的事物,比如贴有大幅广告的电玩中心、风驰电掣的地下列车或是剥离出橱窗内陈列的名牌篮球鞋。

叶修觉得这样挺好,他不需要成为人群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然而,现实往往不如人意。

第二天,他早早来校,就看见自己的课桌被人掀翻在地,试卷书本凄凄惨惨地躺在冰凉的地上,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叶修眼皮都不抬就意识到有人在暗中针对他,但这对他而言并非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课桌事件的两天后,他被一群斜着肩膀、手插裤袋的不良堵在了天台上。

叶修稍显惊讶地抬头望向他们,微风掀起他额角的一簇头发

“劫财还是劫色?哥哪个都没有啊。”他边说边翻了翻自己口袋,一清二白。

荣耀学院里还有谁敢这样跟他说话?

领头的那个立马便恼了,握着拳头就往叶修头上招呼去了。跟班的那几个眼见老大动手,又瞅瞅叶修清瘦清瘦的身板,便跟上去一通乱揍。

出人意料的是,叶修不躲不闪,挨了几拳后果断迈开两条细腿,头也不回地跑路了;几个小混混骂骂咧咧地追过去,其中一个嘀咕了一声:体育课怎么没见的他跑的这么快呢?

天台下面最近的就是医务室,叶修七拐八拐地跑下楼梯,不顾形象地扯着嗓子喊了声:“老韩!”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便从门口探了出来,横眉怒目的神情彰显着怒气。

叶修身后穷追不舍的少年们登时傻了眼,老大骂了声娘,毫不犹豫地带头跑了,显然是有一段不怎么光彩的过往,最不争气的那个哆哆嗦嗦地将掳获的钱包统统上交给韩文清。

叶修在一旁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肩膀一抖一抖的。

韩文清将双臂抱在胸前,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遍叶修,二话不说就将他丢进了医务室。

叶修张口想问“你干嘛”,但在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韩文清的脸色后,他选择闭上嘴、乖乖坐好。他看着韩文清披上白大褂,像任何一个校医一样熟练地从桌旁的橱柜里取出几个贴着标签的瓶瓶罐罐,向他走过来。

韩文清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眼前放大了数倍,他手中盛有红棕色的液体的玻璃瓶晃了晃,冰凉冰凉的触感伴随着疼痛占据了叶修的感官。叶修吃痛,嘴里“嘶嘶”地叫着,毫无悬念地被韩文清骂了声没出息。

叶修慢慢安静下来,微微颔首方便韩文清帮他处理伤口,寻思着如何向他的班主任解释被不良纠缠的前因后果。

“好了。”

直到韩文清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扑打在他的耳廓,叶修才缓过神来;他笑了笑,有些意外没有得到韩文清的责问,道了声谢就走出了医务室。


近几日,叶修总有种厉鬼缠身的错觉,他会这么想自然是有根据的。今日,他在上学、放学的路上经常有种被跟踪的感觉,不过附带的好处就是他再也没有遭遇过不良学生的围追堵截。他百度百科了反跟踪的各种技巧,有意避开了不太安全的地带,脱下校服换上便装,迂回着穿越好几条错综复杂的狭窄弄堂,却从未一睹跟踪者的真容。

真是见了鬼了。他小声嘟囔。

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叶修自然是不相信鬼怪神魔的;就算有,自己也没干过什么亏心事,活得坦坦荡荡不怕鬼敲门。说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本能的有些发毛,叶修决定买包烟压压惊。


韩文清有点心累。

他一个二三十岁的大男人办事果断,素来有话直说,没什么能让他牵肠挂肚、犹豫不决的事情。而如今,他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民教师居然厚着脸皮等待时钟的指针指向五点半的放学时间,然后带上墨镜,像个真正的黑帮大佬那样跟踪自己的学生。

韩文清心里明白,叶修有事瞒着他,但他想要自己一个人扛;依那人的性格,定然不会接受自己的保护。

于是,在没有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前,韩文清只得黑着脸违背自己一贯的行为准则,继续着他猥琐的跟踪行为。为了不被日渐精明的叶修甩掉,他甚至百度了一下各式有效的跟踪技巧,无视同事难以置信的表情,请他推荐了几步警匪谍战片回去研究。

功夫不负有心人,韩文清至今没有跟丢过叶修,他惊奇地发觉自己竟然由此获得了不小的成就感。但是今天,情况有些不对劲。韩文清敏锐地发觉叶修改变了路径,径直走向一个杂货铺。

被勒索?被要挟?又是那群小混混?

一瞬间,无数可能性在韩文清脑内划过,他放慢步子,以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为掩护,观察着店铺内的动向。几秒钟后,他猛然意识到事实跟他想的有些出入,叶修手上分明拿着一包烟!

怒火腾的一下就涌上脑门儿,韩文清不再顾忌跟踪的问题了,他杀气腾腾地冲叶修走了过去;叶修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窝藏了那包烟,然后若无其事地从右手边的货架上取了一罐口香糖,“老板,结账。”

叶修想不到的是,韩文清早已目睹了他进店买烟的全过程,此刻的掩饰不过是在火上浇油罢了。韩文清裹挟着微凉的风走进杂货店,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欢迎光临”,老板抬起头看见来人狰狞的面目,忙不迭地递上收银机,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大手一挥,掳走了刚刚买烟的小兄弟。


“疼疼疼疼…”叶修大声呼痛,使尽浑身解数试图挣脱韩文清,无果。

韩文清掐着他的脸,拖着他走回大路,张口就呵斥:“小小年纪抽什么烟!你知道抽烟的危害有多大么?长期抽烟会引起脑部、呼吸道、胃部疾病,甚至癌症!你还是学生,绝对不能……”叶修有些委屈地捂着被掐红的脸颊,静静地听着。

韩文清是学医的,对于吸烟的知识以及危害性他再清楚不过,烟草可以轻而易举地毁掉一个朝气蓬勃的少年,而他眼前就站着一个这样的人,他实在是气不过,他不能让叶修毁掉自己的大好前程。

“你父母在家吗?”韩文清稍稍冷静了一点,低头匆匆扫了一眼叶修红红的腮帮子以及被自己掐出来的生理性泪水,感觉心被悄悄地戳了一下,逐渐柔软下来。

叶修像是预感到他会这么问,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便慢慢抬起头,波澜不惊地直视韩文清,深色的眸子看不出情感的流露。

“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老韩。”


TBC.

感谢阅读!

入全职坑这么久,第一次写文,ooc见谅(捂脸)

这篇肯定是he,努力不坑!



评论(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