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校医韩x高中生叶(2)

上篇

祝食用愉快~


叶修的声音很平缓,似乎在静静地诉说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叶修十四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永远地剥夺了他双亲的生命。他以淡淡的口吻说道,自己很少哭;但是在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手术室里看见头蒙白布的父母的那一刻,他泪如雨下。幸运的事,他家境殷实的远房亲戚答应接济他顺利完成学业;于是,叶修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座城市读高中。

韩文清没有说话。他明白,撕心裂肺的伤痛或许能够被时间磨平,然而疤痕是深刻在皮肤里的印记,将会伴随这个人走完一生。

韩文清抿了抿嘴,看见眼前这个眉眼间稚气未退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摘下沿路公共绿地里的一片草叶,叼在嘴里转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该说他是没心没肺,还是意志坚强好呢?

韩文清轻叹了口气,觉得叶修实在是个可怜的孩子,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愣是没骂人。他停下脚步,在叶修单薄的背上拍了两下,表情沉重得可怕。

叶修在原地愣了零点一秒,随即就“扑哧”地笑出了声,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形。

“什么跟什么啊?机会难得,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好好教育我一下呢。”

不知不觉地,时钟的指针指向七点,道旁的路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拉长了两人并肩的影子。

韩文清轻哼了一声,两人心照不宣地在下一个十字路口停下了脚步。

“叶修,照顾好自己。”

眉眼间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韩文清努力地挤出一个堪称温柔的微笑。

“好,老韩。”

叶修将手插进口袋,纤长的睫毛闪了闪,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

“学校见。”



韩文清走进教室,引入眼帘的是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窗明几净的教室,整齐划一的课桌,层层叠叠的学习资料,以及沉迷读书的学生。

他刚想满意的点头,并且舒展一下紧张的眉间肌肉,就看到头发乱糟糟的叶修趴在他那乱得毫无章法可言的桌上,半死不活,如同咸鱼转世。他白皙而微微鼓起的脸颊上少了点儿应有的血色,衬得黑眼圈更加醒目了。

“几点睡的?”

韩文清走过去,食指叩着木质的桌子,发出清脆的声响;窗外混着雨丝的微风掀起窗帘一角,叶修睁开眼。

“不晚呀。”他笑着回道。


学生时期的友谊简单而纯粹,兴许饭前还形同陌路,饭后就成了勾肩搭背的关系。上午的课结束后,叶修随手招呼了几个自己带饭的哥们儿到视野开阔的天台共进午餐。他们一面不约而同地抱怨学校的伙食标准太低,一面沾沾自喜地吹嘘自带午餐的营养可口,个个好似人生赢家。

“哈哈哈老王,这便当一看就是你妈做的吧?蔬菜这么多。”

“这可是我女朋友亲手制作的爱心便当哦!羡不羡慕?嫉不嫉妒?”

“喂喂喂!!善待单身狗啊!”

叶修盘坐着,吸溜着小卖部五块钱一桶的鲜虾鱼板面,经常性的嘲讽两句,紧接着便会招来队友的一波集火。

从顶层俯瞰的景色不错,小城的高楼大厦并不多,建筑与建筑之间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绿意,迷蒙的雨色笼罩着一切,仿佛一幅水墨画。

午休毫无疑问是忙碌的学习生活中不可多得的放松机会,一起吃饭的几个哥们儿相继离开了后,叶修抱着空荡荡的泡面桶,盯着有些犯灰的云层发呆。

他最近经常这样,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尽管他叶修还是从前那个无所畏惧的坚强少年。

“找到你了。”

韩文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叶修承认他失策了,居然没有听到韩文清接近的脚步声,都怪自己看着云朵出神。

“怎么了,老韩?作业都交了哦。”

叶修瞅瞅韩文清谈不上愉悦的神情,下意识地揣紧了怀里藏着的烟。

“你每天都吃的都是这种东西?”

韩文清握紧拳头,目光如炬。

叶修暗暗松了口气,知道私藏香烟的事情尚未暴露。他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时间,发现“马上就要上课了”这个开溜的借口并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

“是啊。”

“那晚饭呢?还是泡面?”

“嗯。”

叶修自觉小花招对韩文清这种人没什么用,便老老实实地回答下来。没想到下一秒,他就被韩文清从地上拉了起来,那人的偏高的体温穿透校服渗透进来,有三分暖意。

“方便面能这样吃?你看看,这样一桶就有多少添加剂?十几种,甚至二十几种!这些添加剂对人体的影响是一个缓慢的蓄积效应。长期摄入百害无一利!”

叶修避开韩文清的目光,他说的他都懂,可是天上可不会掉下母亲的亲制便当或是女友的爱心便当呀?

他心里有点委屈,可话跑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意味不明的“食堂饭难吃。”

叶修撇撇嘴,准备接受来自韩文清劈头盖脸的责骂;然而那人却明显地顿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修宽大校服内的细胳膊细腿,任命似的微叹了口气。

“午饭在学校好好吃,就算口感不好但是营养全面;晚饭下次来我家,我做给你吃。”

韩文清看见叶修在阳光下变成鸢色的瞳孔迅速放大了一圈,心中竟然有些忐忑不安。不得不说,这种心情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新鲜的体验。而叶修恰好捕捉到他脸上一瞬间的僵硬,一时间便起了坏心眼,内心深处的小恶魔叶修叫嚣着想要捉弄一下韩文清。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张开双臂,从背后环住了韩文清,轻轻地“嗯”了一声后,头也不回地开溜了。


这几天,韩文清的情绪不太稳定。

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韩文清皱皱眉。为了掩饰这一点,他刻意将怒气值标在脸上,甚至加快了步伐,以此向学生们宣告着我韩文清还是平日里的那个一往无前的自己。

打开医务室一尘不染的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将烟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的叶修。那人正以一种熟悉而极其欠揍的表情看着他。

“叶修,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准抽烟。”

叶修闻言,脸上飘过一丝惋惜,只得按灭了忽明忽暗的烟头。

“老韩。”他唤道,“我饿了。”

言下之意是你怎么还不回家,哥等着你做饭吃呢。

韩文清汗,他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忍着快要透支的耐心,将叶修从自己的办公转椅上撵下来,一声不吭地收拾起公文包。

韩文清住的公寓离学校不远,大约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按本人的说法,是专为工作方便租的房子。

房东装的是电子锁,韩文清倒也不避着叶修,坦坦荡荡地输入四位数的密码,大门应声而开。韩文清的公寓就像普通的单身公寓一样,面积不大,一室一厅,却因布置得当,丝毫不显得拥挤。玄关装有一面落地镜,天花板上的小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叶修想象着韩文清每天早晨出门前都会在这面镜子前端整仪容,内心居然有点想笑。

说到底,自己是个蹭饭的,叶修只得悻悻地收敛起自己嘲讽的欲望,乖巧地坐在客厅的桌前。两三分钟后,厨房内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和锅碗瓢盆清脆的响声;不一会儿,叶修就闻到“滋滋”冒泡的植物油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餐桌上铺着清爽的蓝格子桌布,餐边柜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一些照片,有一本正经的游客照,也有温馨美满的全家福,每一张都用精致的相框裱起来立在桌面上。有些东西总是因为得不到而显得分外美好,于叶修,就是亲情。正当儿时的记忆涌上心头时,韩文清一手端着一个冒热气的盘子走了过来。

“辛苦了,老韩。”

叶修迫不及待地举起筷子,却被眼疾手快的韩文清一把抽走,掐着耳朵去洗手间,严格按照“标准洗手方法六步骤”洗了个完美的手。叶修边用韩文清递的毛巾擦手,心疼地看着自己被搓红的手背,在心里暗骂了句禽兽。

 桌上摆着两三盘家常菜,色彩搭配适当,看得出厨师的用心。韩文清虽谈不上精于厨艺,却也能在三四年的做饭生涯内总结出相当不错的心得。

多久没有客人来家里吃饭了呢?工作上的应酬自然是在外面解决,就算是同事也没有达到那种亲密到可以请到家里做客的关系。

和这家伙才认识几个月啊。

韩文清瞟了一眼叶修塞满食物而鼓成半圆形的腮帮子,教科书式地按揉两下睛明穴,掩饰一下微微勾起的唇角。

“老韩,还围着围裙傻站在那儿干嘛呢?真当自己家庭主夫呢?”

毛茸茸的脑袋不合时宜地抬了起来,叶修停下狼吞虎咽的行为,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嘲讽。

“那你别吃了!”韩文清气不打一出来。

“那哪能啊?”叶修如临大敌,紧紧抱住手边的饭碗,脸上写着再过来我跟你拼命啊。

韩文清也不同他闹,反手解下围裙,坐下来闷头吃饭。

冬日里温暖的饭菜冒着热气,氤氤氳氲,柔和了韩文清轮廓分明的冷峻。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叶修第一次觉得这张钱包脸的优点还挺多。

这顿饭在略显微妙的氛围中结束。最后,韩文清以“学生安全第一”为由送叶修回家。走到公寓楼下时,韩文清随手查了下第二天的天气预报。

中雨到大雨。

不愧是“雨城”,一如既往。眼见叶修的身影就要消失在走廊内忽明忽暗的声控灯里,韩文清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拉住叶修微凉的手。

“明天下雨,记得带伞,不然后果自负。”

话说到这里,两人都是微微一怔,不约而同地回想起那次穿着韩文清的T恤在学校里游荡一整天的惨剧,饶是脸皮厚如叶修,也微红了脸颊。

TBC.


感谢阅读!

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都是我码字的动力qwq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