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校园paro 教师韩x高中生叶(3)

指个路,大家看起来方便点儿w   1    2

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张床、一个简易沙发,就是这间几十平米的小屋子内的全部家具。

台灯的光晕打在桌上大沓的试卷与教辅资料上,旁边紧挨着一个烟灰缸和已经见底的泡面桶。

房间的朝向偏北,叶修握笔的手有些僵硬,但肚子里暖洋洋的饭菜给了他继续奋笔疾书的动力。

叶修这个人,平日里总是懒洋洋的,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要知道迄今为止,唯有三件事能让他怀着激情去完成,一是烟,二是学习。

第三名的得主“泡面”不幸被除名,取而代之的则是韩文清亲制晚饭。

叶修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瞄了一眼墙上那个尽职尽责地进行整点报的挂钟。凌晨一点的世界静得可怕,没有汽笛亦没有喧哗,地球仿佛陷入了无尽的沉眠。

叶修很享受这种“众人皆睡唯我独醒”的感觉,甚至跃跃欲试想战个通宵。

不巧的是,脑海里不合时宜地跳出了韩文清那张令人心生寒意的黑脸。

不凶不凶,也就比午夜凶铃吓人一点点。呵呵。

叶修有些懊恼地捶着自己酸胀的右肩,他又不是我爹,我干嘛怕他?不对啊,我何时怕过我爹了?

这么想下去似乎是个死循环。

叶修没了做题的心情,无奈之下只得放下手中的题集,叼了根没点的烟悻悻地倒在床上,艰难地伸手熄了灯。

“啊…忘了洗头。”


次日,叶修理所应当地睡过了头,他胡乱地刷了个牙,就着冷冰冰的水抹了把脸就出门了,连面包都没叼一片。

一刻钟后,他理所应当地被韩文清堵在了教室门口。

那人双手抱在胸前,一如既往地把眉毛压得低低的,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不由得吓退了一波从教室内探出、试图围观的脑袋。

叶修显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刻意清了清嗓子,随即一个端庄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就浮现在他的脸上。

“早啊,老韩。”

那人闻言轻哼一声,怒气值又蹭蹭的往上窜了十个百分点;紧接着,叶修震惊地看见自己的校服外套的拉链被拉开了,一只大手毫不犹豫地探进来,并且准确无误地伸进隐蔽的内袋,掏出一包烟,他的生命之源!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韩文清。

叶修很想用眼神杀死这个一面俯身帮自己拉上拉链,一面一脸得意地朝自己挑眉的强盗。

任谁都能从叶修的眼神里嗅到一丁点儿火药味儿,而韩文清偏不。

他忽然上前一步,温热的鼻息扑过来,让叶修本能地打了个激灵。

韩文清:“几天没洗头了?”

叶修:“……”


荣耀学院的课堂总是闹哄哄的,班上四五十个学生中认真听课的不到百分之十。临近期终考试,英语老师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怀里抱着一叠厚厚的复习讲义,步伐轻快地走进教室。

这位老师姓苏,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因脾气好而备受学生青睐。

卷子发下来了,是针对语法的专项练习。

叶修匆匆一扫,发现考查内容几乎全是那些自己烂熟于心的语法点,于是大笔一挥,刷刷几下就写完了。

老师在黑板上“刷刷刷”地写板书,时而圈划出重点,时而停下来播放下一页ppt。

教的不错,然而哥都会。

叶修静静的听了一会儿,便从桌肚里翻出自己常备的单词书,绿皮的一本儿,巴掌大小却很有分量。

苏老师的目光往这里偏了偏,她知道叶修已经掌握了这些知识点,便默许地微笑了一下。

叶修托着腮帮子,飞速翻到上次背到的地方,那里夹了张打火机状的书签。

单词按照首字母整齐地排在页面,看上去十分乖巧的样子;而叶修却觉得脑袋有些涨涨的钝痛,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很难集中精力。

这是烟瘾上来了啊。

叶修下意识地在口袋里摸索,光是那个方形纸盒的触感就能给他带来不少安慰。

“等等,烟貌似刚被没收了……”

叶修暗骂韩文清是个老贼,没骨头似的瘫在了课桌上,跟张面饼一样。

快要下课的时候,老师开始挨个地收取学生的讲义。经过叶修的座位时,她善解人意地给给叶修留了一份下一章的讲义,眼带笑意。

像苏老师这样待人和气又热爱教学的老师已经不多啦,特别是在这所学校。她要是能在这里呆久一点就好了,可不要被不学无术的学生气跑了啊。

叶修心中有些感慨,保持趴着的姿势伸手拿讲义。

随着哗啦一声响,一根棒棒糖从纸张里滑了出来,掉在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呵,不二家酸奶味棒棒糖,没想到苏老师这么有童心。

叶修微微睁大眼睛,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只见那彩色的糖纸上还粘着一张小小的便条,上面的字迹再熟悉不过。

——想抽烟的话忍着,忍不住就吃糖。

韩文清啊韩文清,你把我当小孩子哄?

叶修摸摸下巴,轻轻地笑了一声,“窸窸窣窣”地拨开糖纸。


窗外的夜空是繁星点点,屋内的人却只能看到黑黝黝的天花板。结束了一天的学习,身体不免感到一丝劳累。

叶修在黑暗中伸出手,能看到模模糊糊的轮廓,脑海中却不合时宜地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喉咙有点疼,兴许是这些天过度摄入的糖分所致。

叶修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似乎是要把残留的甜味舔舐干净。


次日清晨,当一缕算不上温暖的阳光从窗帘之间的缝隙悄悄钻进屋内时,叶修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向他发出抗议。

头痛欲裂、咽喉绞痛、全身绵软无力。他掀开被子,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张嘴想顺势嘲讽一句,结果声音嘶哑低沉,说起话来一点儿都不带劲。

还真是倒霉。

他匆匆收拾了一下堆满试卷、稿纸和讲义的书桌,趿拉着一双球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电梯。

天意弄人,学校临时把体育课调到第一节。

对此,叶修很是无奈。要知道,他一向对消耗大量能量的活动不感兴趣,也完全不在行。

脚下是朱红色的塑胶跑道,耳边回响着“一二一二”的口令声,叶修微微抬起头,视线里只有不断延伸的环形跑道以及撒腿狂奔的学生的背影。

有点晕。他咽了口带着腥气的唾沫,踩着及格线到达了终点。

自体育课以后,那种眩晕感明显加重了。

奇怪的是,身体反倒轻松的很,叶修只觉得走起路来如同驾着七彩祥云。

这没什么,是个人总要生病的;再说了,这病似乎也没有预想中那么严重。

叶修揉了把跑步时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的刘海,毫不在意自己烫头失败般的形象,侧身从鼓鼓囊囊的书包里抽出一本破破烂烂的语文书,顺着彩色的书签哗哗地翻开来,专心致志地背起来。

“今天我们来讲一下中国古典诗歌,有人知道平仄是什么吗?”

老师料想没人会予以回应,便自顾自地讲了下去,“平仄就是中国诗词中用字的声调。中古汉语有四种声调……”

 看叶修听得入神的模样,同桌小李乘机拿手肘戳了戳他:“怎么啦?看你有点不对劲。”

“呃,”叶修回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试图将脑海中的记忆给甩个一干二净,“没什么,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 

他还记得,三十出头的叶母将尚且年幼的他圈在怀里,手中捧了本《唐诗三百首》,正向他娓娓道来绝句和律诗讲求的平仄规律,阳光把她的眼睛照得亮亮的,很温柔的样子。

年纪轻轻就开始怀念过去了?叶修自嘲地笑了一下,随即又一头扎进文字的海洋。

“叶修,起来了!” “喂!” 

叶修睁开惺忪的眼睛,从垂下的头发的间隙里看见那几个一起约饭的哥们儿正围在自己旁边,神色有些焦急。

戴了耳环的那个是个急性子:“怎么了怎么了?叫了你三遍了都!”

“看你睡了整整两节课!”旁边的几人也附和着。

“你脸色不太好看啊,没事吧?”一人伸手在叶修脑门儿上摸了摸,“还好,不烫啊。”

叶修摆摆手,示意没什么的大不了的,又偏头瞄了眼墙上的挂钟,十二点整。

“没事儿没事儿,我上食堂了啊。”见众人眼神诧异,他补充说明了一下,“我得跟泡面说拜拜了,不然就等着被老韩训吧。”

全荣耀学院的学生中,有胆量这样叫韩文清的怕是只有叶修一个。

大家一听这名字,不由得条件反射地抖三抖。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这时,众人都听到了熟悉到不行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就见韩文清穿着红黑相间的外套,像根电线杆一样在门口站得笔直;那张脸实在太黑,看不清楚表情。

非战斗人员慌忙撤离。

老实说,叶修现在没什么力气开嘲讽,只能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

这甚至让韩文清产生了一种错觉:这家伙不开口的时候看上去还挺顺眼的。

于是,他上前了一步,将轻飘飘的叶修捞过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TBC.

我回来了!(假装有人在等233)这篇争取不坑!

感谢阅读!喜欢的话就留个小红心吧ww



评论(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