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5)

前文在这里:1    2    3    4  


窗帘间有一条裂缝,阳光透进来照亮一小块儿地板。在那暖洋洋的光柱之中,细碎的灰尘升腾起来,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倒也具有别样的美感。

韩文清起身,揉了两把酸痛的肩膀,看着凌乱的床铺没有出声。

叶修已经离开了。

临走前还细心地在床头柜上留下一截纸条,皱巴巴的,很像是从草稿本上撕下来的一角。

内容简单明了,就一个谢谢外加一个纯手绘叼烟的得意表情。

韩文清扫了一眼,冷哼一声,心想这家伙其实还是有点良心的。

不过话又说回头,发那么的高烧不是一天就能痊愈的。韩文清承认自己还是担心叶修,所以收拾妥当后就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学校。

“别让我在学校里看到你!”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对着空气泄愤似的吼了一声,把一只在路边觅食的野猫吓得炸毛了。

韩文清到的很早,学校的大铁门才刚刚开了条缝儿,专门留着让职工进出。

保安亭里坐着两个保安,一个年纪轻轻,剃了个寸头,模样很精神;而另外一个年长些的却已经迎上来了。

“韩老师啊,今天来这么早?”

听这语气不像是纯粹的疑问,或许只是见着熟人就上来打个招呼的性质。

“老张。”

韩文清驻足片刻,也是友好地看着张姓保安点点头。

“哎呀,又是一年啦!”他扬起头眼神停留在校门口的银杏树上,“年纪越大越感觉时间过得越快啊!”

韩文清没说什么,目光却投向杵在一旁的小保安。

“哎,忘了跟你介绍啊,这是我们这儿刚来的小王,韩老师应该是第一次见吧!”张保安是个热情的人,这会儿已经自顾自地介绍上了。

韩文清见那小保安呆若木鸡,不由得有点费解,但出于礼貌还是郑重其事地道了声你好。

这下是老张看不下去了,他飞快地拍了下小王的肩膀,打趣道:“韩老师长得就是霸气!快认他做大哥,保准没人敢动你!”

就连小王也笑了。

他最初觉得韩文清这犯罪分子一般的形象与教书育人的老师根本对不上号,不过也正是这样的老师,才会让学生特别听话也说不定。小王想。

这会儿,韩文清已经走出去好一段了,却听到背后老张在喊着:“过两天放学来拿年糕!”

韩文清和张保安交情不错。去年他送了一条腊肉,令老张啧啧称赞。礼尚往来,韩文清自然也没有理由拒绝老张的好意。

可转念一想,叶修那个家伙说不准又拖着尚未痊愈的身子来上学,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韩文清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飞快地上楼,进教室。就见靠窗的座位上分明坐着一个人,课桌上是摊开来的卷子,手边则摆着一本笔记,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字。

韩文清进来的声响到底还是惊动了他。叶修抬起头来,脸上却没有惊诧的神色,平静得仿佛一切都是意料之中。

事实上,韩文清是很生气的。但是他告诫自己,生为医者,绝不能对病人动怒,于是强行将怒火压下去,只是上前拨开叶修额前的碎发,探探温度。

他的动作是小心翼翼的,就像是捉蝴蝶的孩子生怕弄碎了蝴蝶薄如轻纱的翅膀。出乎意料的是,一只白皙的手很快贴了上来,韩文清一愣。

“我自有分寸。”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着,转眼间那只肇事的手又迅速握起笔来。

韩文清见状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从怀里摸出一个包子丢给叶修,便转身离开了。

叶修揣着那包子发愣,只觉得吹进来的风也不太冷了,而那教学楼顶端的荣耀二字依旧是熠熠生辉。



事实证明叶修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

多亏了韩文清一下课就来教室逼叶修喝白开水,根本逃不掉的叶修只得认命。结果不出两天,就恢复了到处蹦跶的体力。

周五天色阴沉,不到放学就淅淅沥沥地飘起雨来。

叶修仍是收拾好东西就跑去医务室找韩文清。只见那人神色如常,不过在常人看来那张脸简直黑得可以。

叶修一屁股倒进韩文清办公用的转椅,一只脚撑地,转来转去,在韩文清眼里自然是幼稚得不得了。

“今天我们去一趟宜家。”韩文清瞥一眼叶修,“去看看家具。”

这并不是与人商量的口气,不过叶修一点儿也不介意,笑着说了声好。他注视着韩文清的背影,与初见时别无二致,厚实的冬衣并没有掩盖他硬朗的轮廓。

叶修下意识地移开视线,看雨滴随风斜斜地飘,看它们触及地面的刹那间便四分五裂,跌成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痕。

他感到那个人靠近了他,撑起伞,却又停下来,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挂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又很耿直地用眼神示意自己把围巾系起来。

叶修笑了笑,心里也明白韩文清这是有避嫌的意思,毕竟系围巾这个举动与他们二人目前的关系而言,还是过于亲密了。

叶修这会儿还唏嘘着,手就被人拉过去了,韩文清的声音响起来:“过来点,不然就淋湿了。”

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伞下的两人现在干脆是贴一块儿了,叶修内心大呼上当,看来不能低估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的下限啊!

而韩文清却觉得叶修的身子逐渐紧绷起来,心下觉着叶修一定是穿太少被冻着了,结果叹了口气又搂紧了点。



全程两公里的路,叶修却觉得走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甚至可以拿来刷一套题了。一进宜家那敞亮的大门,他飞快地将韩文清搂着的那只手抽出来,蹦跶着向前走。

“这灯真好看啊!跟星星似的,你说是不是啊老韩?”

韩文清没看灯,反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一面收起滴着水的雨伞,装进塑料袋里,一面道了声是。

室内明亮得很,走道两侧是一溜货架,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类商品,有些打折的就用红色的字标出来夺人眼球。

深入后就会发现一些特殊的场景布置,有厨房的、卧室的或是书房的,风格也是各不相同,但却同样透露着家庭的温馨感。

韩文清拖着一个购物车走在后面,有心留意着厨房的布局,觉得非常有参考价值。结果没停下来看多久,就瞧见叶修急吼吼地跑出一大截,无奈之下只得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这样的事情反复发生了很多次,每当韩文清想要出言呵斥一下叶修时,后者就会揪着路过的家具赞美起来,那架势显然是把语文课上学来的本事都用上了,语言那叫一个华丽。

韩文清哭笑不得。

既然没办法好好采购,那就先吃饭吧!韩文清决定后拉着叶修去排队取餐,叶修就很乖巧地跟着他。

这不正常啊!韩文清张口想问问叶修,那人的声音却先响起来了。

“老韩,帮我倒杯咖啡。”

“怎么?今晚要熬夜?”韩文清顺势问。

“也不是。”叶修神色有些古怪,“就特想保持清醒。”

韩文清点点头,接过杯子,心下更确定叶修是碰上了什么事。

随便捡了个有沙发的位置,两人十分默契地闷头吃饭。过了一会儿,叶修伸手拿韩文清为他倒的那杯咖啡,抿下一口后,脸都皱起来了。

“靠老韩,想杀我你就直说啊!苦死我了。”

“哦?”韩文清顺势接过杯子,也喝了一口,似乎并不在意叶修已经喝过了。

“怎么?咖啡本来就是这样。”他挑挑眉,“小鬼喝不惯也正常。”

看叶修一脸被噎住了的神情,心下也是颇有成就感。但他还是起身折回倒咖啡的地方,取了一把小勺子和两包糖扔给叶修。

哪想叶修压根儿就没有加糖的意思,只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看。

“老韩,我跟你说个事。”

他终于拿起其中一包糖,撕开包装,不小心手一抖就将三分之一包糖撒在了桌子上。他咂咂嘴,漫不经心地用小勺子搅几下咖啡。

再次抬起头时,叶修的眼睛很亮,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心一般,弄的韩文清都紧张起来了。

话还没说,叶修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就连耳朵也未能幸免。

韩文清使劲眨了下眼,这下子,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了,也不枉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此刻能比叶修那个小毛孩冷静几分。

“叶修,你是不是喜欢我?”韩文清目光如炬,强装镇定。

“……”名为尴尬与震惊的表情在叶修脸上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如往常的、被韩文清定义为欠扁的笑容。

他煞有其事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在看以后,才一本正经地转向再也淡定不起来的韩文清。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叶修嘟囔着,身子却不安分地凑近了些。

“我可以亲你吗?”他郑重其事地问道。


最近圈里发生了很多事呢,但是喜欢韩叶的心是不变的!

鼓起勇气来填坑!喜欢就请留下你的小红心XD




评论(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