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6)

前文在这里: 1    2    3    4    5 


叶修慢慢睁开眼睛,四周浓稠的黑暗将他包裹起来,令人窒息的感觉。他侧过脑袋,耳边传来平缓的呼吸声,身边的人像是已经入睡。

韩文清。

叶修悄咪咪坐起身,一只手托着脸,支在屈起来的大腿上,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

哥的一世英名啊!

他微叹道,心疼地摸摸自己的耳朵,要知道这就是对韩文清告白的代价。

还记得自己主动凑上去的时候,韩文清下意识地进行闪避,然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顺势就对他的耳朵下了毒手,导致这个小器官现在还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韩这是在害羞!叶修觉得自己分析得很在理。

再说了,凡事总是有得有失嘛。被拎一次耳朵换来了与喜欢的人同床共枕的权利,真是比不错的交易。

哎,就是下手重了点儿。

叶修揉揉太阳穴,迅速地往韩文清身上瞄了一眼。

那人规规矩矩地躺着,保持着一个标准的侧卧的姿势,胳膊微微屈起来枕在脖子下面,脸上的表情很放松,平时紧皱的双眉也舒展开来了。

叶修就这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居然有些恍惚,直到韩文清睁开眼睛看向他。

“醒了?”韩文清眯着眼,声音有些低哑,好像一只刚睡醒的大型猫科动物。

叶修转过身背对韩文清,没说话,像是生气的样子。

韩文清有些无奈。他伸长手臂够到床头台灯的开关,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昏黄的灯光洒下来,驱散开一片黑暗。

“捏疼了?”韩文清注视着叶修的背影。

光晕中,他看见叶修白皙光滑的脸庞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疼,疼死了,半条命都送你手里了。” 叶修揉着耳朵转过来,十分夸张地龇牙咧嘴。

韩文清轻轻拨开他的手,心里有些歉疚。

“还这么红,我给你吹吹。”

话音未落,温热的鼻息就扑在裸露的颈部皮肤上,韩文清干脆伸手将人揽过去圈在怀里,一本正经地皱着眉头,对着那只耳朵吹起气来。

叶修不肯乖乖就范,胡乱地挥舞了两下手臂又蹬了几下腿,甚至使出了必杀技——“杀死人的眼神”。

结果韩文清一只手按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掐了一把大腿,对叶修的眼神伤害则完全免疫。

叶修使出浑身解术,却依旧被制得死死的,没闹一会儿就蔫掉了,整个人面饼似的糊在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见叶修终于不动了,甚是得意。结果就着灯光一看,真是了不得。

已经不是耳朵红的问题了。叶修现在根本是从脸红到脖子根儿,就连黑色的眸子都蒙上了一层模糊的水汽。

耿直的韩文清不禁脸上一热,他三下两下将虾米一样的叶修塞进被窝儿,自己奔去洗手间狠狠用冷水洗了把脸。

再上床的时候,叶修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见韩文清的身影,又迅速地将目光移向别处。

韩文清看在眼里,纠结了一秒,揉了两把叶修乱蓬蓬的头发,掀起另一侧的被子躺进去。

一夜无话。



自古以来,爱情就是个难懂的课题。有人爱得死去活来,也有人爱得无牵无挂,自始至终进退自如。韩文清和叶修都是明白人,不玩什么暧昧,更不会拐弯抹角。

喜欢,那就说出来呗。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可是,韩文清不这么想。跟喜欢的人互通心意之后,他的顾虑反而多了起来。

叶修是他的学生。掐指一算,年方十七,未成年人一个。毋庸置疑的是叶修很年轻,也很优秀,他的未来无限光明。

我会耽误他吗?

韩文清望着叶修奋笔疾书的背影,生平第一次感到动摇,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叶修,喝水。” 他最后端了杯水过来,放在叶修手边。

“嗯。”叶修闻声抬起头,一只手压在一叠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另一只手去拿杯子。

韩文清的视线落在那些草稿纸上,发现各种推导公式的缝隙间竟然横七竖八地躺着自己的名字,字迹工整,并不难辨别。

想来,这家伙的心思也完全不在学习上罢。

韩文清的视线停留得久了些,叶修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干脆地放下笔站起身,就着领子把韩文清拽向身旁。他看见那双无比坚定地双眸透出讶异的神色,微微勾起嘴角,然后稍稍偏过头,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韩文清的唇角。

“老韩,相信我。”他知道韩文清在顾虑什么,依旧毫不退缩地直视他,“我能对自己负责。” 

所以,他会义无反顾的喜欢他。

不过只言片语,但韩文清明白了。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太小瞧叶修了。他确实年轻,但是不同寻常的经历和遭遇同样造就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他。对他的同龄人来说,十六七岁不过是个懵懵懂懂的年纪。但叶修毅然抛弃了幼稚的心态与不切实际的幻想,唯留一颗成熟而坚定的心。

对于这一点,叶修不需要他的同情。但韩文清固执地想要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同面对生活中的风风雨雨。这种感情当然不是出于老师对学生的关怀,这一点他早该明白的。

韩文清轻哼一声,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意。他也说不清叶修究竟有哪里好,只觉得有什么小东西软软地戳他心坎儿上了。

他本想要对叶修说点什么,可先动起来的不是嘴而是身体。

韩文清抓住叶修单薄的肩膀,狠狠将他塞进怀里,然后堵住了那张试图喋喋不休的嘴。那人唧唧咕咕了几声,发现说不了话后也不恼,反倒微张着嘴坦然接受着韩文清的入侵,不一会儿脸上就染上一层红晕。

韩文清的耳边传来愈发急促的喘息,他感到自己上衣的下摆被掀起,一只凉凉的手抚上温度略高的腹部,不安分地四处游移。

“叶修!”韩文清低低地斥了一声,反手握住那只煽风点火的手。

叶修瞅瞅韩文清,轻轻喊了声疼,上扬的尾音挠得人心里痒痒的。兴许是被自己的语调给恶心到了,他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但马上又止住,两手交叠在胸前,恢复成一本正经的样子。

“哥写作业呢,一会儿陪你玩儿啊。”

他很是随便地摆摆手,作出驱赶状,仿佛韩文清是一只粘人的蚊子。

韩文清表示心情复杂,眉毛都快拧出水来了。他竭力压抑着打人的冲动走出房间,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同学生一般见识。


冬日的清晨,天色微亮,似乎还能瞧见星星闪烁的痕迹。

他们并肩走在河边的小道上,那是上学的必经之路。阵阵凉风伴着丝丝细雨,点点洒在石板路上。

天气非常冷,是那种令人生厌的湿冷,寒气伴着雨点轻飘飘地打在身上,寒意却刺入骨髓。

叶修将暴露在空气中的手缩进校服外套宽大的袖子里,只露出一截指尖。

转眼间也跟韩文清住了两个礼拜,有吃有喝有人暖床,除了香烟被扫荡、泡面被没收以外真没什么不满意的。

叶修这么想着便转过头去,朝韩文清笑了笑,鼻头红红的。

“韩文清,你是个好人。”他说,眼里满含笑意。

这好人卡发得太突然,韩文清怔住了,瞬间脑补无数,比如爱情片里的分手戏。

“你什么意思?”他沉声问。

叶修看了眼韩文清就知道他会错了意,说话明显带上了笑音。 

“呵呵,我才想问你呢?你握着我手干嘛?这么怕失去我啊?”

 他的语气轻飘飘的,脸上挂着一贯的嘲讽。韩文清立马发现自己被耍了,气得七窍生烟,却只是冷哼一声,将叶修的另一只手也拉过来捂着,随即狠狠捏了一把,权当报复。

两人沉浸在“打闹”中,引得数十米前一个背着书包的戴眼镜女生频频回头。



午休时分,雨终于停了,淡淡的白光透过窗户洒在课桌上,一个突兀的阴影投射在叶修捧着的物理教材上。叶修抬头,面前站着个女生,个子小小的,长相属于乖巧可爱的那一类。

“有什么事吗,小红?”他问。

小红镜片后的双眼闪烁着求知的光芒,她殷勤地把手中的练习册上去,说是有一道题要请教叶修。

叶修飞快地扫了一眼题干,问她:“这题不难,你应该会吧。”

据他所知,小红这女孩儿天资聪明,不过上课似乎不专注,经常暗搓搓地在桌肚里捣鼓与学习不想干的东西,也不知是在涂鸦还是写小说。

“我真不会啊!请叶神赐教!”小红一脸“您也太看得起我了”的苦恼神情。

“好吧好吧。”叶修哭笑不得,随便从左手边的书堆里抽出一张草稿纸,一步步演算给小红看。

“这里是这样,对吧?”

“对对对!”

“到这一步你自己应该能够推算出来。”

“嗯嗯。”

“注意了,这个信息很容易被忽略,但是缺了它这题就无解了。”

“是是是。”

“好了,就是这样了,你懂了吗?”

“明白了!”

叶修半信半疑,抬眼望见这姑娘一扫先前虚心好学的态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暧昧的笑容。

“叶神,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她毫不掩饰心中的期待,兴奋地搓搓手,这动作不由得让人联想到蹲在水果上大快朵颐的苍蝇。

敢情这姑娘就是来八卦的啊!叶修顿悟。

“问吧问吧。”他叶修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坦荡得很。

“叶神跟韩文清老师是什么关系?”她拿中指推了推眼镜,收回了笑意,很认真地问。

叶修愣了半秒,然后就笑了,看上去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那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师生关系,如你所见。”他说着捏捏自己的耳垂,若有所思,“哥挺喜欢他的。”

女孩儿一听后半句话,火箭筒一样从椅子上窜起来,飞奔向教室的一角,那里坐着她的几个好闺蜜。见她们立马就聊得火热,叶修也有点好奇,不由得伸长耳朵,却只能捕捉到几个零零碎碎的词语,像是“牵手”、“上学”、“可爱”以及“啊啊啊啊”的尖叫声。

什么跟什么啊,叶修完全没放在心上。



小红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女孩儿。

她芳龄十七,对班里的男生不太感冒,却偏偏热衷于脆皮鸭文学。这不,就给她在上学途中撞见了韩文清和叶修,敏锐的嗅觉告诉她这二人必有“奸情”。她连忙放慢脚步,开启厚实的滤镜,立马就将他们二人的行为解释成“调情”,引申为“相爱相杀”。

她拿着手机,点开新建的讨论组,神采奕奕地将隔壁班一个会画画的姑娘拉进群。

红-今天码字了吗:欢迎太太入群!!

老实地做条咸鱼:谢谢哈,么么啾w

一如既往:比心心.jpg

温柔贤惠叶不羞:@红-今天码字了吗真的吗真的吗!?叶神和韩老师在一起了?!

不吃刀子从我做起:小红说她亲眼看到他们俩牵着手来上学的!!就问你刺不刺激,刺不刺激!

老实地做条咸鱼:啊啊啊啊啊这么厉害的吗wwwwwww

一如既往:更刺激的是叶神亲口承认了。

红-今天码字了吗:是的姐妹们,我炸成烟花

不吃刀子从我做起:师生!我喜!我旋转升天!

……

从最初的兴奋激动中缓过神来的少女们对这一话题展开了更深刻的探讨。


老实地做条咸鱼:我感到一股洪荒之力充满了我的右手,我的数位板开始蠢蠢欲动了!

温柔贤惠叶不羞:去嗨!去放纵!.jpg

不吃刀子从我做起:求投喂!! @老实地做条咸鱼

红-今天码字了吗:超快乐.jpg

老实地做条咸鱼:那啥,我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姐妹们有想过韩文清和叶修谁上谁下嘛…?

一如既往: 韩老师这么狂霸酷炫拽!怎么可能是受?!

一如既往:可把我牛逼坏了.jpg

温柔贤惠叶不羞:放荡又没礼貌的奸笑.jpg   

温柔贤惠叶不羞:你们想象一下叶神被压在身下,满脸潮红,眼里泛着水光,低低地念着韩老师的名字……

红-今天码字了吗:此处省略一万字小黄文

温柔贤惠叶不羞:点根烟冷静下.jpg

老实地做条咸鱼:说起来这两人早就不对劲了吧,我们这一届的学生里面那有人敢叫韩老师老韩的?

红-今天码字了吗:而且听说韩老师给叶修带早饭来着

不吃刀子从我做起:我靠,太甜了!我表演一个三秒去世!!

一如既往: 我嗑爆韩叶

……

TBC

剧情已经脱离控制了...不过离完结大概不远了

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句话,感谢大家的支持!韩叶真好(躺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