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7)

前文在这里: 1    2    3    4    5    6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粉笔头与黑板摩擦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一排排桌子、椅子、后脑勺儿,叶修置身于这再熟悉不过的环境,有那么一瞬却走了神。

当意识飘飘悠悠回到脑壳儿里的时候,他不出意料地对上了韩文清凌厉的目光,那紧缩的双眉下是略带询问意味的眼神。

叶修揉了把眼睛,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随意地朝讲台后的韩文清笑笑,那人便心知肚明地移开了视线。

“近几日气温骤降,流感爆发,同学们务必要关注天气预报,及时增添衣物。”韩文清放下粉笔,两只手撑在讲台上,扫视了一遍教室内的学生,低气压席卷了整个教室,“马上就是期末考试了,我不想在这段时间看到任何一位学生缺席。听明白了吗?”

韩文清的震慑力是毋庸置疑的,教室内稀稀拉拉地响起几声“知道了”,然后又安静下来。

“都不是小孩子了,就该懂得保护自己,不要非得等到断手断脚了才往我办公室跑。”韩文清冷笑一声,笑得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最近高中部已经有四五个学生打了石膏来上学,有的举着被捆成蟹钳的手臂,还有的拄着双拐在教学楼道内跳跃着前进,好不凄惨。

受伤就会被丢进医务室!韩老师的医务室!打死也不要!

班里几个经常带头搞事情的男生表面冷静内心动摇,背后发凉。

对此,叶修不过是左耳进右耳出。要他这位常年不动也根本懒得动的人受伤?怕是难如登天吧。他百无聊赖地转起手中的水笔。

也真是可怜了韩文清,整天得像老妈子一样教育一屋子学生。

而韩文清仍是将双臂抱在胸前,话锋一转:“学生的首要目的就是学习,班里个别谈恋爱的自重。”

那语气冷冷的,像一支冷箭,嗖的正中几个靶心,一如韩文清直截了当的风格。

后排的叶修撑着下巴假装看风景,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一听这话不由得抖了抖肩膀,似乎是好容易才忍住笑的。

韩文清啊韩文清,亏你说的出来。

谁知威严的韩老师已经走到讲台前,像是洞悉了叶修的想法一般,适时地飞来一记眼刀。

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叶修缩了缩脖子,做了一个将嘴拉上拉链的动作,乖巧地表示自己知道错了,可心下却是乐得很,整个人仿佛开了震动模式。



“得意忘形了?”看见一个托盘顺着餐桌滑到自己旁边的位置,韩文清头也没抬就说。

“哪能啊?”叶修笑笑,将插在校服外套口袋里的手伸出来胡乱搓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坐在韩文清旁边的座位上,举起了筷子。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便没再说什么,只是专心对付自己面前的饭菜,一时间只剩下筷子与碗碟碰撞出的轻响。

荣耀学院的食堂挺宽敞,大致划分为学生用餐区和教职员工用餐区两块区域。

食堂提供中式菜肴、砂锅、西式快餐和面食,菜色还算丰富,口味则全靠人品。这大概就是部分学生宁愿排着队光顾小卖部,也不肯吃食堂饭菜的原因了。

这种行为自然是受到韩文清老师的强烈反对。

学校小卖部的食品虽然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但绝大多数食品都是高脂肪高热量的,长期食用或大量食用都会对健康造成不利影响。例如最受学生欢迎的x事原味薯片就是这类食品的代表。这些话韩文清早在学期初的一次早会课上对全班说过,奈何学生对此充耳不闻,依旧是踩着下课铃一窝蜂似的奔向小卖部。

一名教师能做到的莫过于给学生提出适当的意见,至于听不听从,从来都是他能控制的。

韩文清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便不再理会这件事,到了饭点就与同年级其他班级的班主任老师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不过自从有一次叶修艰难地抱着一盒未开封的泡面,卖力地挤出聚集在小卖部门口的人群并恰好被前往食堂的韩老师撞见以后,每顿饭前韩文清都会去教室里堵人,简单粗暴地将叶修逮住,二话不说,拖进食堂。

完全被动的叶修尽其所能也没逃离韩文清的魔爪,也就渐渐习惯了食堂的伙食,不再窥探小卖部里的泡面了。

这样的习惯具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叶修记不太清楚了。

反正现在,他们依旧是坐在一起的,两人都不是用餐时多话的类型,就算是达成亲密关系后也不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埋头各吃各的。

还记得最初的那些时候,同班的学生普遍认为叶神一定是哪儿得罪了韩老师才得被迫在这等压抑的环境中享用食物,于是在食堂里的时候都害怕似的绕着他俩走,好像一旦逗留就会像叶修一样,被抓去坐在韩文清旁边儿吃饭一样。

而当事人叶修漫不经心地拿筷子挑着青菜叶,一面将几块白生生地菜梗挑出来随手扔在一边,一面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老韩,我想回家住一阵子。”

韩文清拨米饭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抬眼看向叶修,毫不意外地见那人黑黝黝的眼睛下面挂着一副黑眼圈,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嗯,很快就到学期末了。”他点点头表示理解。

作为班主任,他对班级里所有学生的考试成绩都有大致的了解。相较于叶修的正常水平来讲,他上次发挥的并不算好。

他正寻思着该不该鼓励一下这个一向自觉的“好学生”时,叶修却抢在他前面开口了。

“上次的成绩不太理想,这次可不会了。”说完还向韩文清眨眨眼睛,然后吸溜起碗里的汤来,结果半张脸都埋在汤碗里了,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看着韩文清,像是在等候回复。

当韩文清凝视他的眼睛时,有一种脱离尘世的感受。

淡淡的光在眼眸中流转,他的眼底没有少年人的年少轻狂,与初遇时相像却又不一样。

如果说他从前的眼眸是一汪明澈的池水,鲜有涟漪;那么如今却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令观海者的周身都笼罩在悦耳的涛声之中。

他觉得叶修多数时候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可当你问起喜欢他的确切原因时,很难道出个所以然。

兴许烟草对人的吸引力也是如此罢。客观来讲,这东西百害无一利,可心情低迷的时刻却少不了它的陪伴。

尽管,韩文清认为叶修的特长就是一本正经地惹人生气,常常被他的三言两语搞得火冒三丈,但心里未能放下他。

叶修没能如愿以偿地等来韩文清的回答,只是看见他释然般微微弯起嘴角。韩文清站起身,拍拍叶修的肩膀,稍稍用力地握了一下。

“走了。”他一手举着托盘,迈着矫健的步伐离开了餐桌。


叶修又开始抽烟了。

原因无他,不过是因为暂时分居后,韩文清实在是没能力管他。

书桌对着的窗户外是那熟悉的街景,几棵梧桐树立在道路两侧,环卫工人穿着厚实的冬衣清扫满地狼藉的落叶。

叶修使劲眨了眨因疲劳而酸涩不堪的双眼,动作娴熟地摸出烟来点上一根,让烟雾在肺里停留半晌,随即模糊了面容。

这样就好,我俩的生活不该有过多的交集。

韩文清生活作息良好,每天晚上十一点准时熄灯;而叶修是个夜猫子,再加上学业繁重,往往要学习到深夜。尽管他调低了台灯的亮度,但偷偷溜出来的光线与纸笔摩擦的声响总会影响到睡觉的人。

桌角上摆着的小闹钟指向十二点整,钟面上是几片火红的枫叶图案,小巧而不失精致,能让人联想到深秋时节铺满红叶的小道。

叶修重新握起笔杆,将燃了一半的烟掐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吸完这根烟,却俨然在迅速黯淡下去的橘红色火光里看见了韩文清的面容。

叶修觉得自己是想他了,便发了个消息给韩文清。

只是一句没什么营养的问候,不过是问问对方睡了没。没过一会儿,屏幕就倏地亮了起来,叶修看了眼那个丁点儿大的文字泡,心情却是很好。

“没,早睡。”韩文清说。

叶修说好。

韩文清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心里像是放下了什么,一阵浓浓的睡意潮水般涌上来。

要知道,现在距离他睡下已经一个小时有余。他的睡眠质量一向良好,偏偏今晚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都没能睡着,心如乱麻之际收到一条“无聊”的消息,一切烦恼仿佛都云消雾散了。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韩文清感觉不赖。

“哥不在,寂寞不?”这时候,手机震了两下,对方又来了一条消息,文字后面紧跟着三个叼烟的得意表情,烟头正齐齐冒着青烟。

呵,韩文清冷笑,果断捞过手机敲下几个字予以回击:

“你是在和我说话?”

然后他狠狠地嗑上双眼,果断无视手机嗡嗡的震动,不再理会对方的骚扰。

TBC

又到了嗑唠时间——

本来以为这篇差不多可以收尾了,但最近想了想,感觉他们的故事还很长x所以...我会继续写下去的!也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qwq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