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8)

传送门:  1     2     3     4     5     6     7

叶修又睡过头了。


他强忍着一巴掌朝闹钟招呼过去的冲动,慢吞吞地翻身下床,伸手拿过床头柜上黑着屏幕的手机,轻点打开电话的图标,在个人收藏里面找到了韩文清。


点开聊天记录后,那句硬邦邦的“你是在和我说话?”直挺挺地躺在最下方,之后再没有显示新的消息。


实际上叶修心里有数,韩文清那根木头十有八九不会在深夜回自己的消息。尽管如此,他就是抱着侥幸心理确认了一下,反正横竖都没什么损失嘛。


突然,有什么急促而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音量不小频率又高,闹得心慌。


叶修无奈,只得趿拉着拖鞋,面色茫然地顺着声源走出卧室,这才发现那个年代久远的门铃下面有个小小的指示灯闪着微弱的红光。


也是,叶修的住处鲜有人知,更别提登门拜访了,就算是网购来的包裹都是让快递小哥直接扔进门前水电间的。


这门铃在现任主人搬进来后就彻底沦为摆设,一直都没捞着机会闹腾,也难怪叶修压根儿辨认不出这个铃声。


弄清情况后,叶修一面感叹着不是着火太好了,一面将来人的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开门。

“咔哒”


大门应声而开,一股寒气疯涌进来,叶修给冻得缩了缩脖子,看见门外的韩文清时脸上却挂上了笑容。


来人打扮得很低调,一身灰黑色系,目测穿的不多。


叶修抬抬视线,发现韩文清的头发没湿,衣襟上却带着尚未滚落的雨珠,一只手里握着的雨伞不住地滴着水。


“拿去。”


叶修递了块毛巾给韩文清,将他拉进屋,怀里被塞了一杯热豆浆。


“甜的行吗?” 韩文清褪去手套,揉揉叶修那睡得乱七八杂的头发,问道。


豆浆已经不太热了,透过塑料袋传来的温度比体温略高上一点。


叶修心里盘算了一下,步行到最近的那家早点店铺大概需要十五分钟,这是他住韩文清家的时候摸索清楚的。


很远的好吗!


叶修啧啧地感叹着将吸管插进去,脸不红心不跳地凑过去,吧唧了一口杵在门口的韩文清。


“都喜欢啊!” 他瞥了一眼时间,转身冲进卧室三下五除套上校服,嘴里嚷嚷着“哎哟快点要迟到了”,然后光速冲下楼。


考试期间严查迟到是没错,可你门还没锁啊。


韩文清无奈,可看他急吼吼的狼狈样,居然有点想笑。


这家伙不会连钥匙都落下了吧。


韩文清转念一想,绕着不大的客厅走了两圈,毫不意外地在餐桌一角发现了一把,拿过去一试,果然如此。


谁能想到这个在各种排名中横扫千军的家伙平日里是这副模样。简直毫无自我保护意识。


唉,能怎么办,摊上了这么个人。


韩文清自认倒霉,也没指望叶修折回来找他,干脆咔哒一下锁了门,直接把钥匙揣进兜里。


反正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有机会把钥匙塞给他。


十分钟后,教学楼内,韩文清踏进教室。


“哎呦韩老师,”坐在窗边的那个家伙坐得端正,一脸风轻云淡地朝他挥手,“恭喜您迟到了三分又四十秒,新纪录。”


呵呵。韩文清没吭声,却在心里为叶修鼓掌: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儿,真的。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作文没写完的同学要抓紧收尾了;已经完成的学生再检查一遍班级姓名是否填写完整。”


监考老师拍了拍讲台,又转头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


笔尖与纸张摩擦的轻响声此起彼伏,坐叶修隔壁的女生还在埋头奋笔疾书。


数日的期末考试一晃而过,终于进行到最后一门科目了。而这紧张的氛围也即将五分钟后迎来终结。


叶修盯着摊在面前填写完毕的试卷,白纸黑字单调的很,睡意一股脑儿涌上来。他拨开额前的几缕头发,揉揉眼睛强打起精神。


这会儿睡着了可不好。


叶修撑着脑袋望向窗外,只见天色阴沉,黑压压的乌云像块破抹布似的挂在天上,好像轻轻一挤就会倾泻下一场大雨。


寒冷的街道上只有风与寥寥几个行色匆匆的行人,恰好与那随处可见的灯笼福字形成鲜明的对比。


春节近在眼前。


叶修一直以来对假期不怎么感冒,不就是换个地方写作业嘛。再说了,他早就失去了可以团聚的亲人,春节与周末又有什么不同呢?


可他转念一想,即使他自己在春节无家可回,但韩文清有啊。


他记得韩文清提过父母的事,据说是长期居住在一个遥远的城市。韩文清不是不顾家的人,春节这么大个节日他自然是要回家看看的。


一个人过就一个人过,没什么好矫情的。叶修觉得自己看得很开,但终归还是有些遗憾。


待监考老师已经挨个将试卷收走,教室内恢复了以往的热闹。


别看这帮学生平时对学习恨之入骨,考试结束后对答案倒非常积极,一时间选C选D的争论声此起彼伏。

考完了对答案有什么意义?再说了,有时候真理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叶修一本正经地点拨着拥上来对答案的同学,随手将几张纸几本书扔进书包,拉上拉链的时候手机铃声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


叶修掏了半天才艰难地把嗡嗡震动的手机掏出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小叶啊,考试考完了吧。”


这声音虽不熟悉,也谈不上陌生,每年能听到的次数一个手都数得过来。


叶修将书包斜挂在右肩上,倚在沾有水汽的墙壁上,很礼貌地说了声阿姨好。


是的,来电话的这位女士姓宋,是叶修的远房亲戚兼监护人。


这位心地善良的女士每月都会准时向叶修的账户汇款,生活费、学费全包,毫不吝啬;每逢佳节还会跟叶修通个电话,问问近况。


叶修发自内心地感谢她。


“快过年了,家里啊买了好多年货,这两天乘快递还没休息也给你寄了一点,记得签收啊。”电话那头熙熙攘攘,宋女士似乎是在什么热闹的地方。


“好嘞,谢谢阿姨啊!给您拜个早年。”叶修恭恭敬敬地说着。


他去拜访过这家人,印象中女主人是个典型的事业型女性,整日忙于工作,她丈夫也不太着家。具体的情况叶修也不清楚,总之是个聚多离少的家庭。


叶修认为自己没有什么理由去打扰他们的生活,每逢佳节能收到个慰问电话已经很不错了。


他自己就能过得很好,一直都是如此。


这会儿,他已经走到校门口了,周围很热闹,几乎都是组团去唱k的学生。


忽然间,叶修眼前冒出一个人影,一只大手搭上来,动作娴熟地将叶修的书包接了过去。


“过年要回家?”韩文清问道。


他听见了之前的对话,通过叶修毕恭毕敬的语气立刻将来电人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不啊,一个人多自在。”叶修耸耸肩,下意识地摸了摸耳朵,“你呢?老家在哪儿啊?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啊。”


叶修的这份满不在乎在韩文清眼中错漏百出。明明只是个大孩子,还总是口是心非,佯装坚强。


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


韩文清怒视着叶修,后者却弯起了眉眼,一脸阳光灿烂,岁月静好。


“你跟我回家。”韩文清目光炯炯,扯过叶修空着的手握紧了走路,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没商量的气场。


叶修瞅瞅自己被攥紧的手,愣了一下却没有挣脱,然后就得存进尺地往韩文清身上靠。


“哎呀,韩老师放心,我保证好好吃饭!等你回来的时候肯定还活蹦乱跳着呢。”说完还煞有其事地敬个礼。


“不行。” 这滑头鬼,不能信。韩文清直接掏出手机开始订车票。


TBC

心情好的时候嗑韩叶,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嗑韩叶orz没救了我...

 喜欢的话留个小红心吧ww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