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酒釀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学生叶(11)

前文请戳合集目录~祝食用愉快qwq

“来,抱一个!”人来人往的机场入口处,他向他张开双臂,背后是厚重到拨不开雨幕。

雨水或顺着雨伞的弧度滚落到地上,或滴落在衣服上,随后依依不舍地坠向坚硬冰凉的地面。


叶修感到一双手轻而坚决地附上自己的后背,温度逐渐渗透过单薄的布料,缓缓流进心里。


于是,他也自然而然地伸手搂住韩文清,顺势将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叶修。”


这两个字压得低低的,带着若有若无的鼻音,猝不及防地钻进叶修的耳朵里,惹得他轻轻哆嗦了一下。


“走都要走了,不打算说点什么吗?老韩。” 


韩文清闻言轻哼一声,在叶修的头上摸了一把,郑重其事道


“我等你回来。”


那好。

你既然愿意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叶修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不可查地微微蜷起,目光却流连于飞机外碧蓝如洗的苍穹,似是自言自语道。



身处异国他乡难免有诸多不便,好在叶修在语言方面还算过关,顺顺当当地在学校附近的一处小公寓安顿下来。


宋女士热情地帮叶修给这小屋子来了个大扫除,就连后院旮旮旯旯里的杂草都给拔了个干净。


见叶修带着防尘口罩、系着围裙望着后院里的花架出神,不免心生好奇,便问道:“院子里还是种点东西好,你看下次来的时候阿姨给你带点花种好不好?”

叶修闻言说了声谢谢,却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这花架让他联想到荣耀学院校区内一棵无人问津的樱花树,距离教学楼很有些距离,长年以来日晒雨淋、自生自灭。


樱花开时,他独享那一片灿若云霞的花海;樱花谢时,他独赏那一地淡粉色的落英。久而久之,树荫下就成了他又一个秘密吸烟点—就连韩文清也不知道。


想到这儿,叶修下意识地轻咬了下嘴唇,心生一丝小小的得意,就好比臭名昭著的通缉犯侥幸逃脱警察追捕后的沾沾自喜。


烟盒就揣在兜里,叶修的指尖轻触了一下便又缩了回去。


“不必了,花儿太娇贵,我自顾不暇呢。”他打趣道,“要养的话,我看仙人掌不错。”


叶修一手搭在砖砌的小围墙上,明媚的阳光倾洒在他身上,脚下的浮尘随气流飘升起来。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流露出似有似无的笑意。


仙人掌,身披铁甲,坚硬的钢刺锋芒毕露,叫人心存畏惧敬而远之。


而当你抱着被扎得鲜血淋漓的决心接近他时,他却忽而收起锋芒,将封存已久的心毫无保留地交给你。


那时候你才知道,仙人掌是水做的,它是非常温柔的植物,切勿被外表蒙蔽了双眼。


真像你啊,老韩。

真想你啊,老韩。


这里与那小小的雨城相隔万水千山,气候特征相去甚远;这里四季如春、日照充足,正适合在书桌上养一株小小的仙人掌。




数千公里之外,韩文清正一人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剩饭,恍惚间竟以为书房里还有个奋笔疾书的人。而那人会在他踏入房间的时候抬起头来,嘴角含笑地撩拨他几句。


韩文清下意识地朝书房望了一眼,门微敞着,房间内自然是一片黑暗,连个人影都没有。


人当然已经走了。


韩文清使劲掐了掐眉心,转念给远在大洋彼岸的叶修发了个消息。

“按时吃饭。”


他算了算时差,料想叶修那边正是深夜,便果断将手机晾在一旁,自己进书房备课去了。



叶修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艰难地嚼着沙拉里叫不出名字的蔬菜。嚼了半天也没嚼出什么滋味来,只好扔了沙拉碗,冲到储藏间捞了一碗泡面扔到料理台上。

“没问题,能力全满。”

他回道,边开火边撕调料包,将那僵硬的面饼扔进煮沸的水里,动作之娴熟让人瞠目结舌。


叶修吸溜着方便面,余光瞥了下时间,便三下两下将剩下的面条解决了,冲进卧室随手捞了件顺眼的衣服。


黑色的T恤穿在身上有些宽松,他愣了两秒,意识到这件衣服的主人竟是韩文清。想必是他当时收拾行李的时候没留心,不小心放进去的罢。


好巧不巧,这正是他们初遇的那个潮湿冰凉的清晨韩文清给他换上的那件。


这是他们故事的开端。

叶修飞快地眨了眨眼,开门踏进熹微的晨光。



他和他仿佛两个小小的坐标点,在茫茫人海中渐行渐远。而那隔天一回复的问候化作一根无形的线,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生出一片不大不小的交集。


叶修在学业上没有什么问题,逐渐克服语言困难后,学起来可以说是得心应手。


然而,这个国家的学校不论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都异常关注学生参与校内外活动的情况。尽管放学时间提早了不少,但每每社团活动结束时,漆黑的夜幕早已笼罩了天幕。


日复一日,每天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有些事物值得期待,闭上眼睛的时候也有个人值得想念。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条格纹围巾就成了叶修床头的常驻客。

它名义上属于韩文清,但叶修他戴过后韩文清就再没问他要回来。



韩文清抖了抖伞上的雨水,大步流星地踏进教室教室时,叽叽喳喳的学生集体打开了静音模式。


一样一尘不染的黑板、一样沾满水珠的窗户、一样摊在讲台上的试卷。

不一样的学生。


就算是韩文清,心中也不免为这物是人非而唏嘘不已。


强睁着熬红了的双眼送走一批高三毕业生,荣耀学院迎来了又一批高一新生。

校领导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冠冕堂皇的开学致辞,每年两次,周而复始。


今年,他仍旧是班主任。


韩文清不怒自威,教室里的学生一时间安静如鸡。

他熟练地翻开学校统一定制的点名册,报一个名字扫一眼座位上的学生,飞快地他们的面容记在心里,这是每一名教师练就的技能。


“今天没有人迟到,很好。”

他关上点名册,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在某个座位上停留了片刻,像是在辨认什么似得微眯起双眼。


曾经属于叶修的座位,如今坐着一名陌生的少年。


不久前的曾经,叶修还会从作业堆里探出脑袋,笑着问他要早点;如今的坐在那里的少年不敢面对韩文清的视线,悄悄低下头。


韩文清微愣了一下,连忙迈开长腿,逃避似的地离开教室,将课堂留给了苏老师—今年她依旧和他搭班。


乍看之下,好像什么都没变,又什么都变了。



数日后,荣耀学院校长办公室内。

“唉,文清啊。”年过六旬的老校长叹了口气,收回搭在韩文清右肩上的手,惋惜道。


韩文清闻言巍然不动,似乎谁也不能动摇他的意志。

“我不去。”他说道,“谢谢。”


简单得粗暴而又不失礼节,叫人不知怎样回答才好。


他说他不想去荣耀学院新建的分校任教,他不想离开这座城市。


“哎,大城市资源多,年轻人就该多出去看看啊。”

校长不再劝阻,若有所思地感慨道。


凭他几年来对韩文清的了解,这人一身倔脾气,一旦拿定主意,旁人就算拿辆车过来拉他都拉不回来。


罢了罢了,他转身走到办公桌旁,拉开药柜的抽屉,取出一瓶胶囊,拧开保温瓶的盖子。



韩文清在年级组会议结束后回到办公室,却见有个人捧着课本和教参在自己的座位旁等着。


她听见他的脚步声,暮然回首,嫣然一笑。

“韩老师,你会留下来?”


虽然是一句疑问句,但苏老师看上去十分笃定,全然不像是提问的语气。

韩文清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随着视线下移,果然看到自己的办公桌上堆着些花里胡哨的糖果,自然是苏老师带给他的。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每次来找他的时候都会捎来几粒。明知韩文清不嗜甜、不吸烟,也根本无需像某人一样靠糖戒烟,但她还是这么做了。


出乎意料,韩文清只是微蹙了下眉,却从没有拒绝过她的糖,反倒将它们全部装进了一个盒子。


如今,这个装得满满的盒子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一角,显得有些落寞。


“我不会扔下我的学生。”

至少等这一届学生毕业,然后等他回来,我再考虑我们的未来。


苏老师笑了笑,没有对此发表评价,反而眨眨眼轻笑道:“不知韩老师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她的目光停留在韩文清的笔筒上,一只打火机在红笔大军的阵营里显得格格不入。



韩文清从一只小巷子里穿出来,手上拎着菜市场买来的蔬菜鱼虾,走进叶修曾住过的小区。


保安见了韩文清,热情地跟这个每周光顾的老熟人打了个招呼,心里却纳闷着。

“小叶呢?这都多久没见着他了。”


韩文清听见叶修的名字后停下了脚步,朝他轻轻一点头:“他出国读书去了,房子一直空着不好。”


所以他每周都会过来收拾,有时是扫地拖地,有时是擦家具上的浮尘。


不住人的房子缺少烟火气,他便就近买了菜带回来,亲自下厨烧几个家常菜,然后独自坐在桌前享用,竟也比在自家公寓吃饭满足不少。


天气好时,韩文清就会将叶修屋里的被子抱出来晒,直到阳光将它晒成暖融融的,再叠起来重新塞进橱柜。


每逢节假日时,他便会去超市采购些食材,或是从附近的水果店买点当季的水果,好像预料到那个人会在某一天按响门铃,拖着拉杆箱风尘仆仆地推开自己公寓的门。


叶修临走的时候将一把钥匙交给了韩文清,于是韩文清在这里开始漫长的等待。


期间,他收到过叶修寄回来的明信片,看上去是自制的,正面是一张仙人球的照片,反面则手绘了一个叼烟坏笑的表情,似曾相识。


表情下面还有两行小字,明显出自叶修本人。


他说,他戒烟了。

他还说,他学了钢琴。等他回来,第一个弹给他听。


“没出息的,中文字真是越写越难看了。”

韩文清轻骂了一声,隐约的笑意却从眼角扩散开来。


TBC.

 爆字数了...还有一章完结(兴奋

 异地真是好苦,下一章就让他们见面啦ww

 一直觉得写作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如果你喜欢就太好啦~


   
评论(7)
热度(45)
❁这些故事中,有一部分是因你而写的,或是仅仅一瞬间灵感的只言片语,只是我无法明确区分❁
© 水生酒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