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碎空茫_

感谢关注(。ӧ◡ӧ。) 沉迷原耽,priest默读了解一下w
评论私信必回,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全职高手/韩叶】【师生】黑面神与麻烦鬼(完结篇)

谷物的清香从餐桌边的面包机里满溢出来,逐渐充斥了整个屋。清晨六点,叶修姿势诡异地蹲坐在厨房里,怀里抱着米桶,很伤脑筋地抓着后脑勺。


自从出国独自生活以后,他就很少拿米做主食了。时间一久,便不记得自己在米桶里装了些什么,只是今早偶然发现,里面装的陈年玉米粒已经成了米虫的乐园。


这些甲虫模样的小家伙行动敏捷,原本休憩在粮食表面的那几只约莫着是被叶修搬米桶的动静给惊动了,灵活而迅速地直往里钻。


这玉米自然是不能吃了。叶修盯着小虫子愣了会儿,不由得笑了。


如今,他说的语言变了,住的地方变了,接触的人也变了,生活方式更是与几年前有着天壤之别。


唯独这些不足小指指甲盖大小的褐色米虫仍是老样子—与家乡的米虫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短短的触须、小小的眼睛,一样喜欢与屋主抢食吃,一样繁殖迅速、一生一堆,真是贪得无厌啊。


冥冥中竟有种诡异的亲近感…


叶修自嘲地想道,不可避免地想起了韩文清——那个一脸严肃地围着围裙给他做饭的人、那个拽住他质问他为什么要逞强的人、那个将他从雨里捡回来烘干的人。


那个他爱的人,也一如既让地爱他。


真好。


随着一声轻响,面包机完成了它光荣的使命,噌地跳出两片冒着热气的吐司。


叶修将那米桶放回柜子,趿拉着拖鞋走过去关了机器,蓦然发现他先前摆在阳台上的仙人掌染上了一星半点的玫红色。


娇嫩的花骨朵儿正骄傲地从密密匝匝的钢刺尖探出小小的脑袋,很是夺人眼球。


他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突然怀念起小城的雨。




韩文清坐在办公室,隔着玻璃和窗帘,仍能感受到淅淅沥沥的雨声轻轻柔柔地在他的耳膜上跳跃。天空是铅灰色的,像个沉闷的中年人,着实没有什么看头。


现在是放学时间。


走廊上不断传来学生们嬉笑打闹的声音、湿滑的瓷砖与鞋底摩擦时发出刺耳的声响、教导主任爆发出“走廊里不要奔跑”的怒吼、还有…


还有悠扬的琴声。


是谁在那里?


荣耀学院可没有人会在这个时间点练琴。


一时间,他感到脑子里嗡嗡响作一片,竟将那穿透玻璃的雨声掩盖过去了,叶修寄来的那张明信片蓦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韩文清起身的时候险些放倒桌上一溜药瓶,但那又如何?若是他回来了,又怎么顾得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音乐教室就在楼上,总共二十级的楼梯,韩文清一阵风似地刮上去了,留下个原地石化的教导主任。


“刚刚那个是韩老师吧?”几个结伴回家的学生指指韩文清消失的方向。


“呃…” 教导主任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竟一时语塞,最后心情复杂地补上一句:“走廊内严禁奔跑打闹。”



韩文清裹挟着潮湿的空气推门而入时,叶修的手指不由自主地一颤,不受控制地弹错了一个音。


但他没有停下的意思,纤长的睫毛闪了闪,美妙动听的琴声便从他修长的指间倾泻而下,与窗外连绵不绝的雨声交织在一起。


他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不知什么时候被韩文清取了下来,毫不犹豫地丢进角落的垃圾桶。


“不是戒烟了吗?”韩文清问道。


叶修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就像数年前那样,没有犹豫、也没有避让。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叶修渴望在这双黑色的眸子里挖掘出一些东西,可以是琐碎的日常、可以是压抑的情绪、可以是深沉的想念、可以是与韩文清有关的任何东西,他都想知道。


然而,他只在里面看见了自己:一个终于褪去稚气、长大成人的陌生的自己。


他没来得及遗憾,就被一股力量拉进了怀抱。


琴声戛然而止,唯泠雨依旧。


他能感觉到韩文清略显急促的呼吸,在他的领口处呼出一丝温暖。


于是,他便凑过去,用微凉的鼻尖轻轻蹭了一下韩文清的脸颊,贴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


“我回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间沉甸甸的情感揉作一团,轻飘飘地抛进这四个字里,便不再言语。


时光都凝滞在了怀中,似一场短暂的永恒。




雨滴在脚下的青石砖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印记,逐渐在砖缝间汇聚成细流,滋润着脚下青青的苔藓。


街道上充斥着各色食物的香气,是雨水也洗刷不掉的城市印记。


入夜冰凉,地上积水反射着微光,便有淘气的孩子挣脱开母亲的手,兴高采烈地蹚进水里,搅碎那一地的宁静。


他们听见街边小贩络绎不绝的叫卖声,糖炒栗子、过桥米线、港式茶点,诸如此类。处处灯火通明,城市在夜晚得到了新生。


叶修理所应当地钻到韩文清的伞下,韩文清牵起他的手。


“还不知道带伞?”


韩文清偏头睨他一眼,却悄悄把伞向他倾斜。


他的侧颜轮廓分明,分明到不近人情,大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但叶修能感觉得到,韩文清此刻的表情是柔和的。


他心里一痒,便微微踮起脚尖,漫不经心地跨越了那三厘米的身高差,嘴唇蜻蜓点水地掠过韩文清的耳尖。


“这不有你么,老韩。”


接着,他从容不迫地避开了韩文清快要烧着的视线。


“今晚我要吃叉烧包奶黄包小笼包干蒸虾饺烧卖云吞凉皮肉夹馍白斩鸡秋葵……唔!”


叶修念经一样念叨着,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人被堵了嘴。


微凉的唇瓣紧紧贴在一起,雨水濡湿了他的发梢,眼睫也被侵染得微微润湿。


他们在伞下唇齿相依地亲了好一会儿,直到韩文清放开他。


“真是个麻烦鬼。”


他心里这么想着,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被叶修略微红肿的双唇吸引,一时间头脑竟有些异常发热。


叶修不太分明的笑意、粘着水珠的发梢和被雨点打得斑斑驳驳的白色衬衫,若如初见,又恍若隔世。


他习惯性地把手探进叶修的外套,准确无误地伸进隐蔽的内袋,果真摸出一个了四四方方的烟盒。


戒烟什么的果然是骗人的!


韩文清冷哼一声,顺手将已经一只已经染上体温的打火机塞给叶修,正是他忘记带走的那只。


叶修是个麻烦鬼不假,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不会变,这一点韩文清心知肚明。


可是,如果没有他在,人生未免也太寂寞了些。


他如此想道。




END.



作者的话:


去年11月开始动笔的,终于完结了(一口老血

真心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多亏了你们的红心蓝手我才能坚持写到这里(。ӧ◡ӧ。)

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