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碎空茫_

感谢关注(。ӧ◡ӧ。) 沉迷原耽,priest默读了解一下w
评论私信必回,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默读】【舟渡】救救一锅吧(中秋贺文)

骆闻舟只咬了一口月饼就皱起眉头,飞快地封闭了味觉,将口中的食物囫囵吞了下去。

虽说他向来对食物没什么讲究,可这月饼的难吃程度着实惊骇世俗,在他二十九年的人生中也是极罕见的。

这什么馅来着?

指不定可以拿去抚慰一下嫌犯的心灵,说不定就招了呢。

骆闻舟趿拉着拖鞋去茶几接水,顺便翻出了那月饼的包装纸——哦,五仁的,反正是没吃出来,全给那发腻的甜味儿盖过去了。

“费事儿。”他拿着保温杯走到阳台,见费渡穿戴整齐,考究的西服套装勾漏出修长的身形。

他老老实实地坐在骆闻舟搬的木板凳上,一侧的腮帮子鼓起一个小包,正细嚼慢咽着另一半五仁月饼。

夜色将两人包裹起来,清冷的秋风轻轻撩起费渡垂于肩上的发丝。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骆闻舟将纱窗在身后合上。

“哎,别吃了。” 他搭上他的肩。

费渡微微偏过头,不紧不慢地将化作糖水的月饼馅咽下去,一双桃花眼泛着笑意。

“师兄,我为你们刑警大队的员工福利默哀。”他意有所指地睨了一眼被遗忘在沙发上地月饼盒:

大红的底色中镶嵌着烂大街的金色的纹样,中间绽放着几朵色彩艳丽的牡丹,真是俗气而毫无新意的设计。

骆闻舟心说有月饼发已经不错了,可这玩意儿难吃也是莫辩的事实,便只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感叹费总不知人间疾苦,老百姓的月饼本身如此。

费渡安安静静地听骆闻舟碎碎念,不远处的霓虹灯打在他苍白的脸上,微弱的光点停在他忽闪的眼睫上,倒也平添了一丝烟火气。

他把剩下的一小块月饼也放进嘴里,轻抿了一口骆闻舟递过来的茶水,仿佛不是在喝保温杯里的菊花枸杞,而是盛在高脚杯香味四溢的名酒。

“吃完了,看在你的份上。”

他一摊手,眼角弯起一个令人舒心的弧度,驱散开秋夜若有若无的寒意,“中秋快乐。”

费渡说着倾身贴上去,将温热的鼻息喷在骆闻舟的颈侧,鼻尖有意无意地轻轻扫过他的耳垂,在那张养眼的脸上蜻蜓点水地落下一吻。

不错,这很费总。

骆闻舟自觉这波不亏,顺势将费渡的撩拨解读为欲求不满,便果断揽过他的腰,双臂齐齐发力,扛费总起来就往卧室的方向走。

“师兄请留步。”

双脚离地的姿势让费渡很没有安全感,他双手悄悄环住骆闻舟的脖子,爱人偏高的体温便透过轻薄的布料,与淡淡的烟草味一同渗进他那颗悬在半空的心。

“在月下谈论人生大事岂不是更好?”金属质地的眼镜框反射着盈盈的月光,费渡压低了嗓音,央求道:“闻舟……”

然而骆闻舟并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暗自腹诽这姓费的妖孽装什么正人君子。到时候费总只管躺平,受累的不还是他这个勤勤恳恳的人民公仆?

骆闻舟看了眼满脸写着无辜的费渡,目光慈祥得宛若一匹盯上肥羊的饿狼。

费渡见状,判断主动迎击才是上策,于是果断撩起骆闻舟衬衫的下摆,用掌心描摹起分明的肌肉线条。

然后,他就被扔在了床上,顺便惊醒了一只十五斤重的肥猫。

骆一锅的胡子颤了颤,瞪着一双玻璃球似的眼睛,似是不满地“喵呜”了一声,凄凄惨惨地被骆闻舟赶下了床,“咚”的一下落到地板上。

它警惕地吸吸鼻子,循着气味走到食盆前,竟发现铲屎官善心大发地给他准备了一顿夜宵——啃了一半的五仁月饼。


END.

月饼真的非常难吃了,闻舟我劝你善良2333

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