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酒酿

【全职高手】【韩叶】教师韩x高中生叶(9)

我是传送门:  1      2      3      4      5      6      7      8 


叶修像面条一样倒了下去。

不是给饿的,也不是熬夜熬出来的,而是跑步跑出来的。


对叶修来说,在韩文清父母家的这几天实在是煎熬。韩父习惯晨跑,韩文清一回家便很自然地加入其中,就好像吃饭要拿筷子一样,每天雷打不动地跑,不论老天爷是刮风还是飘雨。


老实说,听到跑步这两个字的时候,叶修是感到头皮发麻四肢乏力的,更别说冬天一大清早爬起来跑步了。


到底应该打肿脸充胖子呢,还是直接认怂比较好?


晚上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时,叶修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可脑内两个意见相悖的小人儿斗了半天也没斗出个所以然。


这么晚了,他应该睡着了吧?


叶修悄悄偏过头去看韩文清,额前一缕头发滑到了鼻尖上,怪痒痒的,不由得打了个小声的喷嚏。


“想什么呢,快睡吧。” 


韩文清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嗓音已经染上了睡意,带着丁点的沙哑,却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他睁开眼,很难看清周遭的事物,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叶修的视线。


到新地方睡不习惯吧,韩文清心里这么想着,从被热乎乎的窝里抽出一只手来,借着从窗帘缝隙间偷偷溜进来的一丝亮光准确锁定了叶修脑袋,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叶修无声地笑了笑,卷着厚重的被子艰难地挪到韩文清身侧,轻轻道了句晚安,然后鼓足勇气劈手取来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飙手速连定了五个闹钟,从清晨六点开始,每隔两分钟一个,堪称夺命连环call。


睡得再死也总能听到一个的吧。


他这么想着,心里便释然了,几分钟后就枕着韩文清的手臂坠入了梦乡。


清晨六七点的光景,空荡荡的街道上不见人影,一旁的马路上也鲜有车行,唯有几声断断续续的鸟鸣。


周边的景物缓慢地倒退着,踩在混凝土的脚步却已经开始凌乱,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叶修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倒在地上。


抬头间却看见韩父像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路领跑,单看他稳健的步伐和笔直的背脊,很难相信这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韩文清心里很清楚叶修战五渣的身体素质,时不时回头瞥他一眼,确认他还活着以后才收回目光。叶修也不知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什么,反倒较上了劲,硬是咬着牙跑完了全程。


后果就是,三天以后的现在,他浑身上下肌肉酸痛,腿软到一碰就栽,四舍五入已经是废人一个了。


这会儿,叶修正坐在程的高铁上,回想起被跑步支配的恐惧,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瞥了一眼旁边正闭目养神的韩文清,脸上看不出情绪。


窗外的景物不断地变换着,速度太快以至于难以辨认,叶修索性闭上眼不看,只是很随意地把脑袋搁在韩文清的肩膀上。


“老韩,我觉得我快死了。”他无精打采地瘫坐着,气若游丝。


韩文清听见叶修的声音后短暂地睁开了眼睛。


“哼,缺乏锻炼的家伙。”


他等了几秒钟,却没有得到意料之中那来自叶修的反驳。


不对啊,这不符合人设。韩文清眉头一皱,连忙睁开眼睛。


那人只是睡着了,原本架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快要滑倒胸口,处于放松状态的身体软绵绵的,眼睛很乖巧地闭着,柔软的睫毛投下浅浅的阴影。他脸上收了平日里略带嘲讽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毫无防备。


本来还想乘机夸奖你一下呢,韩文清无奈地笑了笑,垂眸欣赏起心上人难得一见的安静睡颜。


这时,火车隆隆地驶入一条隧道,世界在数秒内变得忽明忽暗。


他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


旅途很漫长,韩文清心满意足地睡过去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幕低垂,车厢内刺眼的白炽灯光像锐利的刀锋划开浓稠的黑暗。


头顶的音响响起来,列车广播员不紧不慢地感谢各位旅客乘坐本次列车,周围的乘客纷纷站起身整理行李。韩叶两人不赶时间,便坐着等到人流稀少后再下车。


韩家一向出手大方,从纪念品到土特产应有尽有,足足塞满了两个行李箱和若干个手提袋。


二人步履蹒跚地提着大包小包走到站口,某人已经累得直喘气儿了,一面“呼哧呼哧”,一面还嘻嘻哈哈地调侃:“这就是幸福的烦恼啊!”


火车站内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像他们这样驻足一处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像是目睹了太多太多的离别渗透过太浓太重的感伤,周遭的事物大多蒙上一层落寞的灰色,不外乎整齐排列的座椅与无人问津的饮水机。


而叶修的笑容足够为韩文清的世界点上一抹色彩,正因为他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由衷的感慨。联想到叶修的家庭状况,韩文清微皱了下眉,然后上前给了叶修一个充满仪式感的拥抱,自然得如同任何一对即将迎来分别的爱人或是亲人,郑重得却好比步入婚姻殿堂的恋人。


这没有任何不妥,叶修坦然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而体内的某个器官却不适时地发出了抗议。


“……”

“你饿了?”


韩文清任由叶修把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回家做饭恐怕来不及,更何况家里没留什么食材,这个时间再出去买也净是些被挑剩下的菜了。 


“去外面吃吧。”他说着,领叶修进了附近一家做西北菜的餐馆,看着规模不大,总共能容得下十桌人的空间内充斥着食物的美妙香气。


“两位?”服务员小伙迎上来,笑容可掬。


“对。”韩文清面色如常地回答。


小伙子瞅瞅韩文清的脸色,胆战心惊地缩了缩脖子,但是强烈的职业道德最终战胜了恐惧心理,他强忍着没有递上自己的钱包,而是递上两份菜单。


“哈哈老韩,又被你吓走一个。”叶修将小伙剧烈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韩文清对此习以为常,全然无视了叶修的调侃,拿起手机扫码点餐。


吊灯的灯罩是花朵的形状,暖黄色的光从花瓣中心倾斜下来,穿梭于室内有限的空间,消弭了夜的阴冷与沉寂。


“你看看要吃什么,自己点。”韩文清把手机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叶修头顶的发旋。少年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沓厚厚的试卷,正认真地埋头写题呢。


“哦哦,就最上面这个吧,评价挺高。”叶修微微抬了下眼皮。


“又吃面?难得出来不吃点好的?”之前喊饿的是你,现在无所谓的也是你。韩文清在心里叹了口气。


“没事没事,吃不厌的。”叶修秒答。


韩文清没再坚持。叶修一旦进入学习模式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深谙此理。


小店客流量不大,上菜速度也快,不出十分钟,一碗热气腾腾的肉燥面就端上来了。


茶色的碗是做旧风格,面条盛了半满,精心烹饪的肉末在上面堆了座小山,四周还点缀了几颗绿油油的菜叶。


韩文清将碗推到叶修面前,示意他快点吃。


叶修盯着面条,思绪还停留在题目上,表情极其认真地抄起铅笔,当作筷子就要插进面里。好在韩文清眼疾手快地制止,才没有导致悲剧的发生。


这下子韩文清的脸上乌云密布,叶修看见邻桌人递上的钱包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飞快地把卷子折了四折,和笔一起塞进口袋里,一本正经地打了个哈哈:“这不是在学习嘛,马上就高三了啊。”


边说边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面条,鼓着腮帮子注视着韩文清,眼神真诚得令人匪夷所思。


TBC

 我回来了!没有弃坑,只是学习比较忙x 明天就是cp22了,期待!!


   
评论(5)
热度(60)
感谢关注ヾノ≧∀≦)o
爱原耽爱priest 《默读》了解一下!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咸鱼写手泪流满面
© 水生酒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