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太芥]猫科动物大概都惧怕烫嘴的食物

啊啊好甜!!

棋敲kinoco:

※可放心食用的高甜度糖


※文力枯竭时摸鱼第三弹——


※祝食用愉快






两人的相处模式少有的和谐。


提早结束了一天的任务和训练,太宰靠在沙发上看文件,芥川则盘腿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聚精会神地看着。橘黄的灯光打下来,无疑为当下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暖色。太宰偶尔抬起头,能看见芥川额角细碎的发丝垂落在眼前,小小的孩子专注得都忘了用手拨开,略显苍白的面颊上还覆着包扎粗劣的绷带。


太宰看着他,脸上带了些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低头继续看文件。


10点45分,太宰起身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着玻璃杯走到芥川面前。


芥川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显然是还未从书中的情节脱出,他用有些迷茫的目光看着太宰,然后视线缓缓移到对方手中的玻璃杯上,才如梦初醒般恭敬地伸手接过杯子,放到嘴边小心翼翼地吹开热气。


“像猫一样。”太宰看着重新低下头看书的、模样乖巧的孩子,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大力呼噜了一下孩子的发顶,心里暗暗满足手下柔软的触感。


“唔?!”孩子前一秒刚谨慎地伸出舌尖想试一试牛奶的温度,此刻被太宰突如其来的一撩拨,慌张地指尖一抖,杯中的液体毫无防备地灌进口腔——


“呜呜呜呜呜!”滚烫的感觉瞬间侵袭口腔中的每一处角落。芥川就算被太宰教导要冷静稳重,但在这样剧烈的疼痛中还是忍不住露出了脆弱的一面。他用手掌紧扣住嘴,但这样明显是无济于事的。眼角已有生理泪水溢出,对方的模样在太宰眼中不知为什么竟有种令人疼惜的美感:“哎呀……玩过了么……”


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圈,最后定格在角落的冰箱上。太宰打开冰箱门,拉出冷藏啤酒的抽屉。


“芥川,拿开手,张嘴。”尽管眼前人便是伤害自己的罪魁祸首,但许久以来培养出的习惯让他无法拒绝这个人的任何要求。芥川放开手,艰难地张开嘴。一样极冰的物事被塞入口腔,芥川吃了一惊,随后很快从那人手中的抽屉判断出,塞进自己嘴里的大概是冷藏啤酒的冰块。


刺痛有稍许缓和。太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些了么。”他很少有这样温和的时刻。


芥川忙不迭点点头,却不由得在这样温暖的问话中沦陷,心头竟慢慢泛起一种类似于委屈的酸楚感。他还不是那么会藏住自己情绪的人,于是太宰看到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原来还是疼呀——”说着将冰块推得更深些,芥川在惊诧中含住了他的手指。


“……!”芥川的表情瞬间变得慌张,一时间竟忘了张开嘴。太宰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似乎顶到了芥川柔软的舌尖,接着那张小嘴便紧紧地抿住它,像是一种暧昧的挽留。


太宰稍一使劲,抽出手指,竟拖出一根银亮的涎线。


“芥川君……”太宰唇角弯起一个淡淡的笑,口干舌燥的感觉使他看向芥川的目光有些危险,“看来你是把我教给你的色诱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嘛……”


“不是的太宰先生!唔……?!!”芥川来不及掩藏自己的羞耻之心,刚忍住疼痛开口辩解,就被对方无赖地含住嘴唇。一时间,冰块的寒意,太宰舌尖的滚烫,占据了他整个脑海。


 


 


 


此刻的另一边——


“刚完成工作好累啊,要不要去找太宰混蛋打一架活动一下筋骨……”


中也说着看向另一边的公寓楼——“哈?今天那混蛋的公寓熄灯得格外早啊……”


END.






LOF主碎碎念:纯粹是为糖而糖的一篇,傻白甜ooc见谅。


另外对中也:对单身狗来说,你不知道的事还很多。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