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BSD】【中芥/双黑】过山车-摩天轮-酒吧

主中芥,微双黑(中也会想到骂宰

ooc有

无缘无故开起过山车

起因不要细究因为我实在不想写

可能有后续

以下正文

 暴虐的风、强劲的气流上下翻飞的黑色风衣宛若纸片一般无助。

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在一辆过山车上、缓缓地、伴随着冷冰冰的、大型机械运作时发出的响声,过山车到达了轨道的顶峰。

心脏仿佛被无形之手所紧握,其压迫感不亚于面对一只汪汪叫着的犬类生物。

芥川闭上双眼,期望黑暗能使他安心。

一只精壮的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芥川,

这种时候闭上眼睛就不好玩了啊!!”

吼叫式的说话方式,中原先生还是这么有活力啊。

声波激振耳膜,一时间分散了注意力。

“啊啊啊啊啊——”前排传来尖叫声

不好

身体猛然往下一坠,脑子“嗡”地一片空白。

战斗过程中也不曾体会到的失重感。

细碎的刘海在额前狂乱地飞舞,异色的发梢化身鬼魅的蝴蝶在劲风中挣扎。

救命

心中无奈的絮语

苍白的人儿紧咬下唇,受力的区域一下子便失了血色。

中原中也看着瑟缩着芥川,紧裹着罗生门的躯体那样贫瘠,不禁令人想到芥川被太宰带回港黑的那一天。

妈的太宰,多亏了你的悉心教导,芥川这几年根本没长肉啊。

尽管骂了还是不解气。

可转念一想,黑手党的恶犬竟然也有害怕的东西呢,这大概是反差萌??

中原中也不知如何应对突然涌起的保护欲,别过头去一把揽过芥川,一时间也没觉得羞耻。

不过,这对芥川而言是个不小的冲击。

中原先生的体温、中原先生的气息、中原先生的脉搏……

这一刻,中原中也的一切都变得那样近在咫尺、那样触手可及。

同为黑手党的二人尽管熟识却从没有这般直接的身体接触。

挂在树上的彩灯亮了,从高处俯瞰,宛如堕入凡间的星星纷纷睁开了眼。

中原中也的均匀的吐息声回荡在耳边,芥川龙之介终于安定下来

“这样好点儿了吗?”

中原中也微微侧身,试图窥探芥川的表情

后者一手遮脸,全然看不见表情。

然而悄然浮上脸颊的红晕正在蔓延,如同傍晚泛着霞光的火烧云渐渐染红天空的最后一块空白。

妈的,还能不能好好坐过山车了!?

中原中也几乎是下意识地发达了异能,

“嘎吱——”一声巨响后,过山车停了。

 

 

话说那引起事故的二人几乎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离过山车的轨道,全然不记得贯彻港口黑手党的作风。

游乐园里熙熙攘攘,情侣三五成群,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在沥青的石板路上折射出醉人的光辉。

中原中也在前,芥川龙之介在后

始终保持的五米的距离,不知是默契还是疏离。

“呃……”

中原中也的声音划破气流,粉碎了漫长的缄默。

“我们去玩一点温和的项目吧,芥川你选一个?”

“中原先生,其实不用这样照顾我的。”

音量渐趋寥落,细弱蚊蝇,显然是因为回答者的底气不足。

“那好吧。。”可是联想起过山车上的惨剧,中原中也颇为担忧地问

“芥川,你,害怕过山车吗?”

试探性的语气令芥川心头一颤

好温柔,比起那个人。

芥川赌气似地摇摇头,孩子一般的偏执。

“那我们坐摩天轮怎么样?横滨的夜景很好看。”

环顾四周,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中原中也冰蓝色的眼眸一改往日的犀利冷酷,竟折射出丝丝的温情,宛若霓虹灯的光芒一般温暖。

“嗯…”

芥川龙之介乖巧地应了一声,快步跟上中原,悄悄拉住了他飘扬的衣袖。

中原中也丝毫没有反应。

是因为风衣过于宽大?

芥川揣测。

他第一次发现,眼前霞色头发的男人竟是那样令人安心的存在。

于是,拉着袖子的手又攥紧了一点点。

 

 

行至售票处,仰望白色巨大的建筑物,迎面而来的海风渗透海洋的咸腥的气息,微微掀起芥川两鬓的发丝。

凌乱的美感。

中原中也定定地望着芥川,思绪不自觉地游弋。

 芥川龙之介注意到这一点,便主动说道:

“中原先生,我去买票,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完也不给中原中也作答的时间,消瘦的身影便隐没于夜的暗幕之中,悄无声息。

好强的行动力。

中原中也叹服。

十分钟后,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随着在摩天轮缓缓上升,

车厢内,两人面对面坐着。

由于乘坐摩天轮的人群以情侣为多数,每节车厢里就只有两个座位。

四周没有灯光照明,也多半是为营造浪漫暧昧的氛围。

显然,这样的环境是再理想不过了,也省得让一些多事的人惊呼两个大男人在半夜做摩天轮。

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至窗外

——海域上灯火通明,油轮与货轮的汽笛声响彻夜空。

这里是横滨,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芥川明白,中原中也不过是不想让他受刺激而选择了摩天轮;

至于“横滨的夜景很好看”任谁都心知肚明,说是借口都颇为勉强。

中原先生好善良。

先生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银灰色的眸子里疑云重重,内心难免动摇。

此时,中原中也斜倚着厢门,帽檐压得很低。

橙色的发丝盘绕在耳际,勾勒出男性特有的硬朗轮廓。

然而心中并不是这般硬朗。

芥川骨节分明而又冰冷苍白的手浮现在脑海,那是一只企图抓住希望的手。

风起云涌的战场,一触即发的战争,同为恶党,穿梭于城市的黑暗,谁又明白谁的下场,谁又能给予谁最终的归宿。

中原中也苦笑着褪下黑色的手套,活动起指关节,“咔咔”的响声叫嚣着,如同战斗的余音。

抱歉,芥川

我无法向你承诺,只是怕你伤得更深。

海浪“哗哗”地击打着沙岸,也击打着隐隐作痛的心。

横滨的灯火一点一点地开始熄灭,黑暗开始反噬光明。

 

车厢打开的瞬间,寒气如猛兽般扑向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二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初冬的寒意嚣张得令人惊讶,呼吸过程中产生的袅袅雾气模糊了面孔,让人产生人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幻觉。

芥川龙之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表看了看,一长一短的两根指针即将交叠在刻度十二。

快到关园时间了,芥川不自觉地蹙眉,尚有血色的薄唇抿紧了、又微微分开,极端诡异的字句清晰地迸出

“中原先生,我们去酒馆小坐?”

中原中也先是一惊,随即挑眉思索着芥川的言下之意。

不过,后者一丝不苟的表情听不出分毫戏虐。

中原中也受宠若惊地扶了扶帽子。

他从一个叫太宰治的混蛋那儿听说过芥川“一杯倒”的酒量,而自己酒品差的个性也是港口黑手党中尽人皆知的。

所以,造成的结果是:芥川从未在太宰以外的人面前喝酒;而他自己,从未找到过伴酒的人。

芥川愿意陪自己喝酒,他是被冻得神志不清了吗?

中原中也满脸错愕。

迟迟等不到应答的芥川龙之介疑惑不解地打量着中原中也,眼睛里满是期盼

事实上,他只是想找个适当的理由和中原中也呆在一起而已,联想到平日里中也提及伴酒时被港黑众人所嫌弃的情形,他认为自己的提议必将得到肯定的答复。

芥川的眼眸黑得纯粹,直率得可怕。

中原中原被盯得有些窘迫,于是含糊地应了一声,就牵着芥川快步离开游乐场。

起初,芥川不禁好奇中原中也是不是将整个横滨酒馆的分布情况都被的滚瓜烂熟,但他也是懂得读取空气的人,就红着脸没吭声。

 

 

当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踏进酒吧时,时钟正好敲响第十二下。

昏黄的灯火撒下来,浑浊的酒气消融在空气中,环绕在周身。

吧台后,年过五旬的男子油光满面,正仔细地擦拭着杯具。

 “老板!”中原中也扯开嗓子吼叫着。

那个男子头也不抬地说道:“老样子对吧,中原先生?”

音量同样不可小觑。

很显然,中原中也是这个酒馆的常客。

中原中也盘腿坐在吧台旁,随性地脱下帽子,招呼芥川过去坐。

肺部吸入缭绕在店内的香火烟雾,芥川龙之介轻咳起来。

被中原中也称为老板的男子这才抬起头,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惊疑

“啊呀呀,中原先生居然带着酒伴来了!”

依旧是震耳欲聋的音量。

于是乎,沉默寡言的常客与黑着眼圈的酒保纷纷抬眼打量着中原中也身边苍白的青年,那眼光就像是见证了爆炸性的新闻。

众目睽睽之下,芥川龙之介很不自在地捂着脸,竭力控制着骚动异常的黑色外套。

“看什么看?!”中原中也黑着脸地扫视了一遍酒吧,人们纷纷知趣地低下头去,不再吭声。

“中原先生,您的酒。”身穿酒保服的年轻人哆哆嗦嗦地递过盛满深色液体的高脚杯。

中原中也“哦”了一声,随即一把抓住那个年轻酒保,在其耳边轻声嘱咐了些什么;就看到酒保逃也似地飞到吧台后面忙碌去了。

芥川龙之介沉浸在得到庇护的喜悦中,并没有留心这个细节。

酒吧昏黄的灯光使人困倦,芥川龙之介微微缩着颈部,尚未褪去少年稚气的脸颊埋在高高耸起的衣领中,迷迷糊糊地侧目注视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褪去黑色手套,纤长的手指优雅地托着高脚杯,手指关节因紧压着玻璃杯冰冷的外壁而麻木。

“先生,您点的红豆沙。”

酒保恭恭敬敬地走过来,将一碟精致的红豆沙摆在芥川龙之介面前,香甜的气息很快就化在空气里。

“中原先生,这是?”

芥川不解地眨了眨眼,睫毛上缀着的晶莹的泪珠是哈欠过后的产物。

“吃啊,芥川你不是甘党嘛!”中原中也笑了,嘴角上翘的弧度有些夸张。

“唔。。”一时语塞,芥川龙之介明白中原中也的良苦用心,只得持起银匙,拨弄着晶莹剔透的容器内泛着宝石光泽的红豆,小心翼翼地剜起几颗,犹豫着是否应该向中原中也道谢。

中原中也本是个性急的人,见芥川磨磨蹭蹭的样子,索性放下酒杯,拿过银匙就往芥川嘴里塞。

先是中原中也的体温从指尖传递过来,红豆沙甘甜醇厚的气息随即化在唇边,甘泉一般涌入心里,新的感情开始生根发芽。

芥川龙之介又轻咳起来,但不是烟尘所致。

中原中也拍了拍芥川的背部,眯起的冰蓝色眼睛闪烁着盈盈笑意。

这大概是那天晚上中原中也最后一次对着芥川笑。

因为不久后,醉意上身的中原中也就开始破口大骂,诸如“死青花鱼”之类更是层出不穷,甚至异能也开始不受控制。

所幸,吧内的客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老板也回内室休息去了。

芥川龙之介看着满屋子乱飞的中原中也,觉得又同情又好笑。

但是中原中也闹得过火了,“劈里啪啦”地撞翻桌椅,砸破酒瓶,又冲向吊灯。

“罗生门!”

黑色的外套无风自动,霎那间崩裂成无数布料的碎片,仿佛群蝶乱舞。

外套化作的黑兽遵从芥川龙之介的指示,稳稳地接住了倒立在房梁上的中原中也。

漆黑的小矮人醉得厉害,打了个酒嗝,在黑兽的怀抱里沉沉地睡去。

“当——当——当——”悠悠钟鸣。

芥川轻抚着中原中也凌乱的发丝,喃喃道:

中原先生,我们回家吧。

窗外星辰廖落,已是晨光熹微时。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天使们,这里泼墨三千烟火,欢迎指正、欢迎勾搭!!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