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酒酿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连载中)

cp:太芥(还没写到中也w

私设预警:芥川患有无痛症

半架空

大概是个长篇

月光苍白地刻划出黑夜

十月夜晚有些清寒,浓浓的秋意笼罩着鸦雀无声的街道

沉眠中的城市好像荒废殆尽的死城,让人联想到不治之症。

在一切全遭到麻醉的世界里,仿佛唯有月亮是活生生的

——刺得眼睛好痛。

痛?

幻觉而已。

——因为我根本不会痛。

——因为我根本没有真正活着。

芥川龙之介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无所知。

只有十六年份的遭遇将他构筑成一个完整的人类。

而名字不过是一个无用的称号。

他不记得有什么人真切地呼唤过,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小巷里的路灯神经质地闪烁了几下,最终放弃了挣扎;

粘稠的黑暗迫不及待地向他袭来。

芥川龙之介在不算寒冷的风里瑟缩着身子,似乎这样做就能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留一丝痕迹。

他闭上了眼,就像深海鱼习惯于暗冷的海水那样安详。

—表面上是这样

—内心早已被蚕食殆尽。

 “怪物!”

“窝囊废!”

——呵,我究竟是如何落到这般田地的呢。

芥川龙之介勉强支起纤瘦的身躯,摇摇欲坠地踉跄了几步,“嘭——”地一声倒下了;

再度支起身子时,膝盖下一片殷红。

他面无表情地轻触粘稠液体源源不断迸涌而出的地方,深红的色彩刺激着视觉神经,

人类血液特有的腥味扩散开来,黑夜也为之败退。

他细细端详着流血的伤口,就像欣赏橱窗里陈列的艺术品那样津津有味。

——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兴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十六年前的早春,迁徙的鸟儿尚未归来,略显清冷的阳光穿过白色的纱帘洒在一尘不染的床单上。

一个稀松平常的早晨,因芥川龙之介的诞生变得不平常。

“我的天!你们来看看这孩子的头发!”

“怎么回事啊?”

芥川龙之介稀疏的胎毛中有几撮格外突兀的银白;负责接生的姑娘们无不咂舌惊叹。

这种发色在民间被认为是不详的征兆。

随着年龄的增长,异色的头发非但没有褪去,反而变本加厉地愈生愈密。

出乎意料的是,芥川龙之介的父母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他的母亲甚至还为他特殊的发色精心设计了他的发型:

额前的刘海乌黑细碎,稍长的银发垂于两鬓。

搭配一件有着三层荷叶边下摆的长衬衣,倒也显示出一种清纯的美感。

平日里,芥川龙之介的双亲忙于工作。于是,芥川龙之介早早地被送到一所私立贵族幼稚园寄读。

那里有别致精巧的装潢设计、五颜六色的积木玩具、清新好闻的松木家具,以及心地善良的幼儿教师;

时至今日,她们长满雀斑的可亲的笑容还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

乖巧文静的芥川龙之介很受到老师们的喜爱。

因为他从未在跌倒时偷偷抹泪,更未在打预防针的时候哭天喊地;

多数时候,芥川龙之介只是默默注视自己的伤口,仿佛在审视着不属于自己的伤痛。

单纯美好的生活就像一卷白纸,不曾沾染上半点污渍。

没有人留意他近乎病态的坚强。

第二章

在雨天,如白雾般来临的放学时间。

芥川龙之介被几个不良围堵在街巷的阴暗处。

沉重的大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潮湿的空气粘附在皮肤上。 

“你这个臭小鬼不就是仗着家里有钱…!!”

“小少爷别整天摆着一副臭脸,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身穿校服的学生正在向芥川龙之介大展拳脚。

耳际擦过风的呼啸,皮肤、组织、肌肉乃至骨骼遭到践踏而碎裂的悲鸣激振鼓膜。

——毫无疑问,这是赤裸裸的校园欺凌。

眼前闪过一片鲜艳的色彩,血液宛若振翅的蝴蝶纷纷扑上芥川龙之介的脸颊。

——既然是以金钱为目的那就好办了

负伤的少年如此断定。

于是,他漠视那团红色的粘稠物质,默默掏出钱包。

对方毫不犹豫地夺过去,背过身去与同伙瓜分了。他们闪烁着贪婪欲望的眼神与稚气未脱的圆脸很不相称。

本以为万事大吉的芥川龙之介拍拍衬衣上的落灰正准备悄然离开,又一记重拳把他打飞出去。

随着肉体撞击在水泥结构上的闷响,周遭的世界逐渐上升

——哦不,是我沿着墙根滑落下去。

芥川龙之介瘫坐在水泥地上,面无表情地回望向他施暴的高年级学生,却遭到更为狠毒的新一轮攻击。

血花溅起,在荷叶边上绽开朵朵腥红。

——啧,你们还想怎么样。 

他嘴角牵起难看的弧度,不是因为委屈也不是疼痛。

“这家伙是哑巴吗?打了这么久连叫都不叫一声。”

“不会吧,我听过他说话啊。”

“是嘛?那就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说的也是呢!穿着小洋裙来上学也不知道害臊。”

芥川龙之介怨恨的眼神狠狠指向拥有丑恶嘴脸的施暴者。

作为回应,拳脚有如雨点般肆无忌惮地落在他身上。

尽管恶毒但并无杀意。

—— 一般人遭受殴打后会感受到痛吗?

疑惑宛如巨蟒盘踞在芥川龙之介的心间,无奈意识正离他远去。

“真是无趣啊。。还不如跟沙袋对打呢。”

这大概是他那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存在的意义连一个沙袋都不如?

芥川龙之介喃喃自语,眼前一黑就什么看不见了,自然也没注意到沙色外套被微风掀起的衣角。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65)
感谢关注ヾノ≧∀≦)o
爱原耽爱priest 《默读》了解一下!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咸鱼写手泪流满面
© 水生酒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