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酒酿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连载中

前几章请戳主页,谢谢!

第四章            

芥川龙之介听见雨点砸在水泥地上后四分五裂的声音,只好无可奈何地醒来。

眼皮相当沉重,这是遭遇不测的证据。

他转动脖子,企图环顾四周,却遭到折断的颈椎骨所发出的强烈抗议。

——很少有机会像这样,听见骨骼咔嚓作响的声音。

芥川龙之介僵直地保持仰卧的姿势,白到没有颜色的天花板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

竭尽全力地转动眼珠后,同样失色的被褥、家具和帘子朦胧地呈现出来。

——这里是学校的医务室。

芥川龙之介喃喃自语,却被喉咙口传出的腥甜的血味呛得连连咳嗽。

 

脑内走马灯似的播放出那天遭遇欺凌的情形,不堪回首的记忆潮水般向芥川涌来。

——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弹簧般地从床上跳起来,紧裹着绷带的身体撕心裂肺地叫嚣,发出最后的通牒。

芥川龙之介迫不得已地躺下,他感到太阳穴跳得厉害,心被揪得紧紧的。

他清晰地记得那些恶毒但并无杀意的拳头,凭借声音可以判断,它们结结实实地击打在自己的肉体上,并且确确实实地造成了伤害。

——可是完全不会痛啊。

银灰色的瞳孔有些失焦。

——我、是不是不正常呢?

脱缰的思绪容不得片刻的安宁,芥川企图自己寻找答案。

所幸,手机安安稳稳地躺在枕边,仿佛有人刻意为之。

芥川龙之介顾不了那么多,强烈的求知欲化作一股暖流注入僵直的手臂。

——动起来!

芥川龙之介迫不及待地按下电源键的同时,苍白的面孔被屏幕的荧光所照射得更为惨白。

他不很熟练地打开浏览器,流连于键盘的冰凉指尖蜻蜓点水般输入关键词:

不会痛

很遗憾,跳转出来的尽是些无用的信息,譬如歌词。

少年微微蹙眉,眼神透露出更深的执念。

抱歉,没有找到与 “不会痛” 相关的结果。

不管几次,结果同样令人沮丧。

芥川龙之介抿了抿干巴巴的唇,仍不肯善罢甘休。

——这、会不会是种病?

目光游弋,摇摆不定。

这显然是芥川龙之介自心底最抵触的答案,然而此刻却得到了毋容质疑的证实。

一个与医学相关的词条是这么写的:

无痛症,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这种疾病类型的患者,其痛感的传导受到阻滞,即丧失了痛觉,但智力及冷热、震动、运动感知等感觉能力则发育正常。完全丧失痛觉,意味着对有害刺激丧失了警觉,一个具有复杂调节功能的生命系统是不会轻易走向自我毁灭的无痛症的。。。

屏幕上的字迹开始无端地扭曲,宛若乱码一般横行霸道。

认清现实的少年猛地按下了电源键,明澈的眼眸就同屏幕一齐在那一刻彻底暗了下去。


第五章

太宰治是刚转来的国语教师。

一头蓬松的深褐色卷发,满含笑意的红棕色眼眸姣好的容颜与风度翩翩的的沙色风衣

光是凭借这样的外表,太宰就没有不受欢迎的理由。

但是,围绕太宰治的谜团同样多得数不胜数。

例如,身为教师的他为何在手臂上缠满绷带?

为何蓬松的卷发中有河中的水草隐现?

为何隔三差五地翘班却没被炒鱿鱼?

芥川龙之介百思不得其解,至今也没能弄明白。

今天,也是——

代课老师大步流星地冲进教室,一把摔上们,象征性地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太宰先生今日缺席,由我来代一节课。请大家打开书本。”

讲台下一片哗然

“诶?!”

“这不是国木田先生吗?”

“哇——惨了惨了!”

国木田独步的暴脾气在这所中学尽人皆知,燃成黄色的头发与刻有“理想”二字的手帐本使其识别度极高。

“安静!!”

书本被狠狠地砸在讲台上,头顶的电风扇也被振得晃了晃。

学生们识相地闭了嘴。

芥川龙之介事不关己地趴在课桌上,毕竟谁也不忍斥骂一个吊着石膏裹着纱布坚持上学的好学生。

“嗡嗡嗡——”

窗台上,一只折了腿断了翅的蜜蜂徒劳地挣扎,渴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

芥川龙之介将下巴搁在完好的手臂上,淡淡地观望着。

——你在痛吗?

——真羡慕啊。

——可以的话,我们做一笔交易吧。

——我给你飞往蓝天的自由,你给我感受疼痛的资格。

“叮咚——”

下课铃不合时宜地响起,无情地将他拉回了现实。

夕阳已染红了半边天,从教学楼俯瞰下去,城市落寞地仿佛一座无人破解的迷宫。

那天夜里,雨停了;他没有回家,宛若雨水人间蒸发。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你们的喜欢就是我连载的动力!!

 然而低产如我...每次的更新都这么短小,,果咩QAQ

时间隔了太久,前几章写了什么我自己也不太记得了233有bug欢迎提出~


   
评论(2)
热度(38)
感谢关注ヾノ≧∀≦)o
爱原耽爱priest 《默读》了解一下!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咸鱼写手泪流满面
© 水生酒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