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连载中

这次更新拖了很久,真是抱歉呢QAQ 前几章请戳主页!

第六章

腐臭的垃圾随意堆放在墙边,污水从破裂的管道中源源不断地流出。

浓密的睫毛遮不住眼神的倦怠,在无家可归的芥川龙之介眼里,这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

“发现你啦——”

富有磁性的男中音犹如箭矢划破黑暗。

来者何人?

芥川龙之介警觉地蜷缩身体,急忙用衣摆掩藏膝盖上的伤口;他凭借愈渐稀薄的意识强睁双眼。

——蓬松的深褐色卷发,满含笑意的鸢色眼眸与长及小腿的沙色风衣

——不,是黑色的风衣,漆黑宛若正浓的夜色。

“太宰、先生!?”

少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当他注意到太宰治的眼里失了笑意。

寂静比任何寒意都更强烈地绞紧心脏,直至发痛。

太宰沉默着俯下身,毫无征兆地将不知所措的少年揽进自己的怀里。

冲击来得太过突然,全然来不及掩饰,膝上的伤口暴露无遗。

芥川龙之介几近绝望地闭上了眼;他敢断定,太宰治的下一句话一定是:

“疼吗?”

——那个温柔的万人迷先生一定会这样做的。

芥川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只是感到太宰松开了他;
冰凉的指尖抚上脸颊,那触感就像飘香的花瓣轻轻地落在脸上。

芥川龙之介慌忙直起身,一下子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们从未如此接近过,近到能够捕捉 对方温热均匀的鼻息。

太宰治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春风般醉人的笑

“芥川君,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了吗?”

“!?”

芥川感到太阳穴突突地跳。

太宰治的眼睛很亮,刺眼程度堪比高挂在空的明月。
“哦对了,你手机没坏吧?”

——手机?

看似不着边际的发问并非毫无头绪。

乖乖躺在枕边的手机在芥川眼前一闪而过,不论是距离还是角度都好像精心计算过,以至于不能动弹的他也能够轻而易举地抓取。

线索逐渐明朗,不为所动的心也逐渐开始动摇。

芥川终于体会到“有些真相还是不要知道为好”的五味杂陈,过分激烈的思想在苍白无力的躯壳中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

“是您救了我么?”

芥川龙之介僵直地仰视不知什么时候起身的太宰,白森森的绷带缝隙间渗透出点点殷红。

——那又为何要告诉我全部的真相?

这半话句不知为何被硬生生地被卡在了喉咙口,化作似有似无的呜咽。

太宰像是心知肚明的样子,青翠的浅笑像爬山虎一样攀上嘴角。

“我啊,从来都不是好人呢。”

他轻蔑地挑挑眉:“既然你已经发觉了自己的‘不平常’,那我不妨毫无保留地告诉你吧

——你也是异能者。”

“异能者?”

疑问落入意识深处,牢牢地扎根。

“异能力是极少数人与生俱来的特殊体质,我的能力是将一切异能力无效化。”

太宰治窥见芥川眼里深不见底的疑惑,无奈地耸耸肩

“说来你也不信,所以我只好把那条恶心的蛞蝓给叫来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滑进风衣的内袋,太宰治缓缓掏出手机,在芥川龙之介眼前晃了晃。

尽管只有一瞬,芥川还是瞥见了屏幕上的回信:

萎缩的蛞蝓回复我:

你他妈给我去死!!!!!!!!!!

一连串加粗的省略号看得芥川心惊胆战,

——真的没问题吗?

“喂喂!雨天的蛞蝓也太嚣张了吧??竟然什么让我去死的说——果真是下下策啊!”

话音刚落,黑色的人影在头顶闪现,橘黄色的火焰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借着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芥川龙之介看到一个眼神凶恶到笔墨难以形容的程度的人像猫一般轻巧地从屋檐落到地上。

“混蛋太宰,白白浪费我喝酒的时间!”

香烟的味道弥散开来,水汽凝重的空气熄灭了摇曳的光点。

火气过剩的性格外加格外矫健的身手让芥川龙之介在第一时间产生了理所当然的错觉:

被太宰治备注为为“萎缩的蛞蝓”的人一定是个彪形大汉。

路灯终于争气了一会儿,压倒了一片黑暗。

芥川龙之介感到愕然。

眼前的人未免过于娇小了些。

脚踏油光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裤、蓝灰色的小马甲以及翻领的衬衫豪放地勾勒出身体优美的线条;濡湿的橙色卷发在灯光下泛着霞光,嘴角夸张地上翘至常人难以企及的弧度,一对虎牙在唇瓣间若隐若现。

以一旁讪笑着的太宰治作为参照物

——身高目测160?

太宰治嘻皮笑脸地拍拍那人的帽子

“这是中原中也,异能力是操控重力,让他来展现你从未见过的风景吧!”

中原中也不留情面地白了太宰一眼,似乎对某人任意使唤颇为不满。

熄灭的香烟被丢弃在地上,一脚踩了上去就化为灰烬。

“小子你看好了啊!!!”中原中也扯开嗓子吼道,音量却渐趋微弱。

芥川龙之介慌忙抬头

——中原中也无视重力地倒挂在屋檐上,扣在头上的帽子却纹丝不动,对天空的向往,是对重力的反作用。

太宰治笑眯眯地看着中原中也,眼神里满是褒奖的意味。

“芥川君,为你的物理老师默哀一秒钟!如你所见,这就是小矮子的异能力~”

他刻意地顿了顿,继而走向因烦躁而飞檐走壁的中原中也。

“下来吧。”

出乎意料的是,中原中也乖乖听话了,兴许是想尽快回去喝酒吧

黑色的尖头皮鞋在与地面成九十度夹角的墙面上步履如飞,很快就来到了太宰治得以触及的位置。

千钧一发之际,太宰治以弹灰之力轻触中也的帽子,

“人间失格——”

中原中也来不及天空中描绘出一道下坠的弧线就满脸错愕地掉下来,毫无悬念地落在太宰治事先张开的怀抱中。

就重力操控使的身份而言,中原中也无力地摔向太宰治的身影悲哀无比。

“你他妈给我适可而止——”肇事者完全无视遇害者的抗议,脸颊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

不是意识狂乱,而是理性遭到麻痹。

“芥川君,如你所见,我和这条恶心的蛞蝓都是异能力持有者。至于side affect嘛,简单来说就是使用异能力后产生的副作用。”

太宰治终究拗不过黑手党最强的体术师,兴味索然地放下拳打脚踢的中原中也。

“死蛞蝓的side affect 再明显不过了不是么?”

太宰治无所畏惧地向芥川龙之介上下比划着中原中也的身高。

“太宰先生。。”芥川瞥见1中原中也眼里擦出杀气腾腾的火花,企图阻止太宰不要命的行为。

然而,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

中原中也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住了太宰治脆弱的喉管。

紧握刀柄的指尖蕴含杀意,尖锐的刀锋轻而易举地切开柔软的表皮,血滴似断线的珍珠沿着修长的脖颈缓缓滚落。

芥川龙之介感到微妙的刺激感化作一条冰凉的蛇顺着脊柱攀岩而上,所有的神经细胞疯狂地冲撞着,大脑好像突然断电的密室。死亡的真实感舔舐全身。

视线开始忽明忽暗,唯有三个朱红色的大字印刻在意识深处。

——罗生门

分明漆黑一片,却挥之不去。

芥川龙之介脚边安静地躺着的中原中也黑色风衣,毫无征兆地发出猛兽的低吼,布料在眨眼间崩裂成碎片,集结为不能名状的漆黑怪兽,毒辣的眼神与腥红的舌头无不彰显其危险的本质。

“小矮子,我投降!”

被中原中也死掐着不放的太宰治用余光捕捉到芥川龙之介的异变,大呼小叫起来。

“哈!?”中原中也根本没有回首张望,心心念念太宰治又在故作玄虚。

一阵腥风刮过,橙色与褐色的发丝被狂暴地掀起。黑色的怪兽蠢蠢欲动,瞬间一分为二。

黑红相间的两股暗物质涌动着,以野兽的形态擦过耳际,硬生生地在脸颊上拉出一根流动着的红色细线。

“太宰!!”

中原中也扔下下小刀,蔚蓝色的眼眸失了神。

太宰治微微笑着回望中原中也,相安无事地将双手插在衣袋里,好像受伤的脸颊安然无恙,好像逼近的杀戮刀刃只是儿戏般的玩具。

漆黑的外套好似独立的生物,化作一股强劲的黑色风暴,肆意切割攻击范围内的一切物体。

刀刃触及的墙体发出滚雷般的悲鸣,凄凄惨惨地整体移位。

——我在干什么?芥川龙之介的身体一阵痉挛,双膝重重地跪在坚硬的水泥地上,震荡的余波使他眼前发黑。

——太宰先生、中原先生。。你们快逃!

“真是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异能啊,芥川君!”太宰治“啪啪啪”地拍着手,毫无顾忌地踏入被黑色利刃所支配的禁地。

“太宰——你疯了么?”

中原中也捡回被掀飞的帽子,一把扯住太宰治,“他的异能失控了,就算是你也不能——”

“为什么不能?”太宰治猛然回首,压低腰板,直直地注视着中原中也

“那么,又是谁阻止发动‘污浊’时的中也的呢?”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二人也很少有机会这样四目相对,空气霎那间凝固了。

太宰治眼神锐利却又十分沉静, 一改往日的慵懒神色。

中原中也看见,太宰治的眼睛里折射出自己模样,根本是狼狈不堪的。

莫名的酸意涌上心头,他放开了太宰治,目睹他旁若无人地走向瘫倒在地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茫然地眨眨眼,认定淡定自若的太宰治也无法阻止黑兽的暴行。

然而,他错了。

——错在用人类社会的常识宣判异能者的战局。

白森森的绷带无风自动,随即以逆时针方向旋转着散落,露出终年不见日光而异常白皙的手腕。

太宰治伸出一只手指顶住疯狂咆哮的黑兽,露骨的杀意电流般直通芥川龙之介的全身。

富有光泽的唇瓣在黑暗中一张一合

——人间失格

稀松平常的四个字在芥川龙之介听来宛若圣歌般悦耳动听。

一切事物都不会突然消失无踪,狂暴的黑兽渐渐恢复衣服的形态,徐徐飘落下在地上,苍天的泪水沾湿衣角。

中原中也捡起外套,反手搭在肩上,若有所思地看向扛起芥川龙之介的太宰治。

“喂,太宰!你觉得boss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小鬼?”

太宰治佯装大惊失色的模样

“中也很在意?”

调侃的语调暴露无遗。

“怎么可能——”

中原中也夸张地强调着每个字的发音,微微显露的小虎牙却抗议着发言者的不诚实

“太宰,认真地回答我,你认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他顿了顿,插着腰嘀咕道:“黑手党充满腥风血雨的生活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啊。”

太宰治讪笑着,理所当然地回道:“芥川的能力太具危险性,若置之不理,他将遭到异能力的摆布,最终走上自我毁灭的不归路。”

——根本是答非所问。

中原中也不满意地撇撇嘴,却也不再追问。

“反正那次欺凌事件也是你特意安排的吧?”

他看着如同雨天里粘在地上的树叶一样软趴趴的芥川,心里也不是没有同情。

“你这样扛会弄疼他的。”

略微沙哑的嗓音融化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砂糖一样中和了夜的苦涩。

太宰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声,任中原中也轻轻揽过伏在他背上的芥川。

犀利的月色透过云层,把他们三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这次就到这里吧(吐血orz)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