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双黑】幸福? 想得美!

只是想写所以写了,深夜码字思维比较混乱,见谅!

 太宰治,22岁,当之无愧的历代最年轻黑手党干部。

中原中也,与太宰同龄,大概是第二年轻的黑手党干部。

天衣无缝的战略配合无懈可击的体术,他们是被称为“双黑”的极恶二人组。

默契这东西素来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帝有意无意地为他们牵了根红线,命运的齿轮便发生了微妙的偏转。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相遇在十岁出头的年纪,然而两人一致认同那段天真无邪又略显青涩的少年记忆还是不要有对方的好。

毕竟太宰治很厌烦中原中也一戳就炸的暴脾气,中原中也备受太宰治的冷嘲热讽。

“唉哟,中也你怎么又戴着那顶没品的帽子啊?”

棕发少年表低眉冷眼,心里却暗暗期待着中也咬牙切齿的反击。

“太宰你个混蛋——”

不出所料,年幼的中原中也显然比成年后更不擅长情绪管理,被太宰这么一逗就像点了火的炸药包。

之后,往往会上演一场名副其实的恶战,太宰治以智取胜的概率一般会比中原中也纯粹的物理攻击来得大些,但也但大不到哪里去。

——所以就结果来说是两败俱伤吧。

每每森鸥外目睹惨烈现场时,总会悠悠地丢下一句:

“这两个人还真是互相厌恶得不得了啊。”

不过眼里噙着的笑意高深莫测,似乎别有一番深意。

在中也的“帽子失踪事件”频频发生,太宰治的四肢打了数次石膏后,这样的冲突仍然隔三差五地上演,并且从未有过终结。

 

按常理来讲,男孩子比较晚熟,十五岁便成为了身高的分水岭。

随着年龄的增长,太宰治雨后春笋般拔高;加上生来的那副清秀白净的面颊与眉宇间一抹迷人的俊俏把无数少女迷得神魂颠倒。

相比之下,中原中也几乎停留在与太宰治初遇时的高度,再无无力维持“平起平坐”的理想状态;加上急躁易怒的性格与蕴藏杀气的凶恶眼神,常常招致各种误会。

最让中原中也不爽的是,太宰治根本不珍惜的难能可贵的女人缘,四处沾花惹草,口中嚷嚷着“殉情殉情”,从未认真地开始过一段感情。

有一次完成任务后,两人就近在咖啡店歇脚。

服务员小姐走过来点单时,太宰治突然深情地握住了她的手。

“漂亮的小姐姐,愿意和我殉情么?”

服务员小姐微微怔了一下,那个完美无缺的笑容依旧停留在脸上。

“小孩子开什么玩笑呢?”

不过,语调是欢快的,细听甚至能捕捉到笑意,显然是被太宰给逗乐了。

得意洋洋的太宰治向中原中也微微偏过头去,脸上漾起了人畜无害的浅笑,视线不怀好意地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投向中也。

中也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话不多说,飞起一脚。

于是,桌子轻而易举就被掀飞,精心布置的餐具碎了一地。

太宰治无辜地眨眨眼,向中也示意服务员夺路而逃的身影,狡黠在他的耳畔低吟道:

“中也,女人可不是这样哄的呢。”

 

 

 

如果说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相处方式是充满火药味的,那么这丝呛人的气味被移植到战场后就变得荒诞可笑。

呛人的杀意在战场风起云涌,若是不能配合对方的行动做出完美应对的话,毋庸置疑就只有死路一条,

连个收尸的人大概也没有。

因此,若是逼中原中也撕帽子、太宰治养狗狗的话,他们一定会承认:

九死一生的职业生涯少不了彼此的帮助。

就像动物的相互捕食关系维持着自然界微妙的平衡,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虽然看不惯对方的所作所为,却也维持着共存的条约。

还记得一日太宰心情大好,晨光熹微的时候跑去横滨河玩“入水”。

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本是中原中也司空见惯的,但不巧的是,森鸥外在七点的光景致电中原中也委派“双黑”一同完成紧急任务。

中原中也奉命驱车前往横滨河打捞太宰,一路上直爆粗口,

“妈的那条青花鱼活该被溺死!我他妈上辈子是不是欠他的?!”

打开车窗时,咸咸的海风就灌进了车内;狭窄的空间里飘进幽幽清香,原来是公路旁不知名的蓝色花朵正默默含芬吐芳。

“如果不去思考即将发生的事情,这将是多美好的一个早晨。”

中原中也满身的恶气最终化作一声无奈的轻叹;点燃一根香烟,袅袅烟雾渐渐融入白色的阳光中。

车停了。

中原中也打开车门,于湖畔瞭望宽阔的水面,试图发现某个异常荡起的水波或是载着太宰治漂流的浮木。

不巧的是,直至眼睛发酸都没有目击到一丝丝太宰“入水”的踪迹。

太宰那个混蛋不会真溺死在河里了吧?

中原中也勾起嘴角,快感像电光花一样炸裂。

“哈哈哈哈哈哈哈死青花鱼,你也有今天!”

“诶——中也怎么来了啊。”

身后猝不及防地响起太宰略显慵懒的嗓音。

蓦然回首,太宰整个人像从海底打捞出来似的坐在河畔,肩上挂着一丛乌青的水草,鸢色的卷发湿漉漉地紧贴在额头上。

这不是安然无恙么?

中原中也险些吐血身亡。

“中也,你觉得哪种人会愿意跟我殉情呢?”

细碎的阳光将那一汪粼粼波光反射在太宰治的眼睛里,一层似有似无的落寞蒙在那倒映中。

很想回一句:“别跟我鬼扯,首领下达了任务。”的中原中也却突然哑了嗓。

——太宰治的身旁正静静地躺着一位陌生的女性。

她很好看,像一条从海里打捞上来的美人鱼。

精致的妆容与得体的衣着包裹着冰冷的躯体;苍白僵硬的皮肤之下,血液早已停止流动,已然是个没有呼吸的死人。

太宰治动作轻柔地将她凌乱的长发整理妥当,露出了浅浅的笑,他的笑容很冷淡,让中原中也联想到公路旁蓝幽幽的花。

“这是第几个了?你这个人渣!”

中原中也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像重锤一般有力。

“她是自愿的哦。”

太宰治轻描淡写地摊摊手,有条不紊地按逆时针方向取下缠绕在手臂上的一截绷带,轻轻盖在她再也流不出泪水的眼睛上

“人啊,不到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根本读不懂自己的真心呢。”

太宰治盘腿坐着,任水珠顺湿发“滴滴答答”地落下,

“我根本不爱她,所以我在最后一刻反悔了。”

太宰的嘴角勉勉强强地维持着笑容,凄凄惨惨的样子。

“你真该早点去死!”

此刻,中原中也很想将太宰治暴打一顿;转念想起出任务前这样未免有些不妥,只得一面在心里怒骂太宰是个千刀万剐的女性公敌,一面攥紧拳头咽下怒火,俯身抱起女子没有生命的躯体。

太宰治木然地坐在原地,细眉下鸢色的眼眸好像注视着什么未知的事物。

“我与她在水里沉浮,她安静地笑着,渐渐消失在了水面。那一刻我以为成功了,我终于可以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离开了。。。”

太宰治哑然失笑,笑得骇人。

“你他妈根本没死成啊!”

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太宰治

“快!你回去换身衣服,我帮你想办法处理一下尸体。”

“中也。”

太宰有气无力地低吟。

“哈?干嘛啊?婆婆妈妈的烦死了!要不我再把你扔进河里去试试?”

中原中也毫无防备地靠近,太宰从背后将冷冰冰的手指轻轻插入他脑后柔软的橙色卷发,冷不防地施力,瞬间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只是那样的话我是死不了的,中也。”

太宰将另一只手盖在中原中也的眼睛上,不由分说地将视线截断。

  中原中也感到身体变得僵硬,仅有呼出的气息略带温度。

“你的一切我都最讨厌了,连弥留之际都会想到你这张惹人生厌的脸呢。”

太宰治的眼眸中倒映着深不见底的忧伤,

“还有,纠正一下,我不是人渣哦。

只是个胆小鬼而已,连幸福否害怕的那种。”

“太宰。。。?”

中原中也挣脱太宰的手,怔怔地望着他,湛蓝色的眸子里宛若风雨大作、波涛汹涌的汪洋。

“说到这样你还不懂么,中也? 我,喜欢你啊。”

水淋淋的太宰身披暖阳,有如渗着白光的海市蜃楼。

冲动如同暴力一般趁人不备袭上心头,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扯着太宰治的衣领迫使他弯腰,一个专横跋扈的吻便落在太宰的唇上,腥甜腥甜的气息在温热的口腔蔓延。

中原中也松开扯着太宰的手,用衣袖拭去嘴角挂着的混杂着殷红的银丝,

“这样的答案够格么,太宰。”

他点上一根烟,插着腰缓缓吐出袅袅烟圈。

“不要后悔哦,天真男。”

太宰佯装嫌弃地捂住嘴,目光却停留在了别处,像是在回避什么。

中原中也见状一跃而起,以极大的力道捧住太宰的脸颊,恶狠狠地摆到便于对视的角度。

“你说你害怕幸福是吧? 正好,我也没有让你幸福的打算。”

昨天早上脑子发抽说要当天更《无痛症》来着,,简直秒打脸orz

就用这个小短篇作为补偿吧!    

                                                                         by 泼墨三千烟火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