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生酒酿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 第九章(连载中

小天使们我来更文啦,之前的篇章麻烦戳一下主页哦~


第九章

 芥川龙之介手里拿着中原中也硬塞过来的地图,微微蹙眉。


根本没有看地图的必要啊——


偌大的城市里说得上名字的河流屈指可数;考虑到地理位置与流量大小等因素,满足自杀条件的也只有西北角的那条河。


——坐落于芥川曾经就读的中学附近。


清瘦的少年轻车熟路地穿梭于街巷楼宇,高高竖起的风衣领巧妙地遮去了神情。


秋风扫落叶,记忆中的林荫小道早已不复存在,唯有脚下“咔嚓咔嚓”的树叶破裂声不痛不痒地证实着曾经的辉煌。


冷风从衣领与脖颈的空隙间鱼贯而入,芥川龙之介条件反射地摸索着校服外套上散发着丝丝铁锈味的拉链。


思绪游弋,指尖触及圆润纽扣的瞬间,他幡然醒悟似的轻叹一声,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就在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循规蹈矩地认真读书的中学生,拥有虽谈不上美满却也幸福的家庭。


——然而日常已经离他远去。


挥别那些被宽大的校服严严实实地包裹成蝙蝠一样的日子,芥川抬起头,眼眸中折射出波光粼粼的水体。


终于到了。


区区五公里的路程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芥川焦急的目光四下搜寻着那个棕发鸢眸的男人,锃亮的黑色皮鞋在湿滑的河堤上刻下浅浅的印记。


——太宰先生,您在哪里?


芥川龙之介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呼喊;正犹豫着要不要喊出声时,目光便锁定在两百米开外的河面上。


一件黑色的外套在那里沉沉浮浮。


心一下子被无形的巨手纠紧了,


“一定不是那样的——”芥川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


定睛一看,外套旁静静漂浮的白色绷带毫不留情地嗤笑自我安慰的愚蠢。


“太宰先生——!!”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从胸腔迸发而出的瞬间,芥川龙之介也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声音。


不过,在太宰命悬一线的此刻,根本没有时间让他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芥川龙之介挣脱外套,甩掉鞋子,义无反顾地淌进冰凉刺骨的河水。


粘稠的水腥味扑面而来,对气味极其敏感的他微微蹙眉;黏糊糊的水藻缠上双足,水底尖利的石子儿割破光滑的足底。


当然,自己受伤的事实是芥川在无意间瞥见溶于水的殷殷血丝后才作出的判断。


——太宰先生,纵使我的肉体不会疼痛,但是我的精神正备受煎熬。


芥川龙之介清清楚楚地记得安全自护课上讲过,溺水的黄金抢救时间在四到六分钟


刻不容缓!


刻骨铭心的寒意轻而易举地穿透浸浴河水的布料,肆无忌惮地扩散至全身,直至躯体末端都变得麻木僵硬。


水面迫近,随着芥川龙之介的不断深入逐渐升高。

——近了!


像所有人那样,在河水漫过鼻尖、身体漂浮不定的状态下,芥川龙之介的大脑被本能的恐惧塞满。


偏偏他还是不识水性的那一类人。


芥川龙之介毫无意义地扑腾四肢,河水被打碎成块激起水花;视线模糊,头脑像断电的冰箱。


他怒骂自己的冲动与愚蠢,呛入口鼻的水使他吐不出任何完整的字句;他只好无可奈何地沉下去、沉下去


“太宰先生——我。。就。。来了。。。”


发自肺腑的呼唤有气无力地碎裂在水汽里,“咕噜咕噜”地湮没在泡泡中。


弥留之际,跃现脑中的,居然是太宰治一手托着国语课本,与学生谈笑风生的场景。


——太宰先生,对不起。。


水面恢复了平静。


如果撇去那截探出水面并吃力地伸向黑色外套的苍白手指不管,还算是个慵懒的上午。

 



阳光太过刺眼,几朵阴云忘了改往哪儿走。


芥川龙之介缓缓坐起,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微微启唇,嘶哑低沉的嗓音回应着“活着”的现实。


两米外的河滩上,太宰治像螃蟹一般瘫软在地,似乎是失去意识了。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芥川龙之介摇晃着太宰的肩膀,竭尽全力地唤醒沉睡的人。


修长的睫毛上下闪动了几下,鸢色的眼睛波澜不惊地眯成一条缝,


“唉——本来还想多睡一会儿的。。”


慵懒的声调仿佛刚从午睡中醒来,眼神迷离地坐在床上时那样。


“先生!!您没事吧?”


一向冷静的少年乱了阵脚,慌忙松开扶住太宰的手。


太宰治暗暗嗤笑,阅人无数的他也从未见过不识水性还义无反顾地下河救人的笨蛋。


如此为他人着想不顾自己死活的孩子就算拥有再优秀的异能力,都不可能该作为黑手党活下去。


太宰治托着下巴沉思半晌后,又恢复了琢磨不透的浅笑,


“芥川,感情用事是一种心理缺陷。”


嘴角微微上扬的同时,笑意却消逝于眉宇间。


“我的座右铭是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所以不希望有人来搅局。”


芥川愣愣地看着水珠顺发梢滴落在太宰治身上,


“那。。。太宰先生又是为了什么要救我呢?”


“当然是因为命令啦,你这么快就死掉我也很难跟BOSS交代啊。”


太宰治眼皮都没抬一下,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似乎在想尽快结束这个无聊的话题。


视线远远明镜一般反光的河面,敷衍之意了然于心。


就在这时,河岸边的柏油马路上传来“滴——滴——”的喇叭声,中原中也甩开车门冲向落汤鸡一样的太宰治,指着鼻子就开始骂。


太宰像习惯了似的,一边讪笑着将各种污秽不堪的词句照单全收,一边随意地摆弄着卷曲的发尾当作消遣。


为什么不做任何辩解呢?


芥川对于太宰的一言不发迷惑不解,


“十分抱歉,中原先生!我不仅没有把太宰先生找回来,反而被他所救。这件事的错全在我,在下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请不要再责怪太宰先生了!”


声音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懊恼与自责,芥川将腰板压得低低的,身体恭恭敬敬地弯成了九十度。


太宰有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继而撇撇嘴向中也笑笑。


中原中也狠狠瞪了太宰一眼,眼神凶恶到语言难以描述的地步。


“啧,算你走运。”


芥川见骂声停止,这才战战兢兢地抬起头,视线却突然被白色的帘幕笼罩,毛茸茸的触感使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有些惭愧地接下贴在脸上的东西,原来是一块毛巾,轻飘飘地散发着阳光与洗衣粉的味道。


不远处传来熟悉的争吵声,


“把毛巾给我啦,中也——”


“就不!喂狗吃也不给你!”


太宰途径的柏油马路上留下了亮晶晶的水迹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要不是因为深谙其恶劣的本性,再怎么铁心石肠的人恐怕也会因心软而妥协的吧。


不料中原中也二话不说,从地上随手捞起一块石头;用毛巾将其包了个严严实实,使劲甩了甩右臂,以投实心球的标准动作,猛地掷向身后宽阔的河面。


半晌才传来物体落水的“扑通”声;芥川停下擦头发的动作,透过贴有防晒膜的车窗望去,勉勉强强看得见水面上荡起的圈圈涟漪。



依旧短小呢2333无奈马上要大考了每天码字的时间不多呢...果咩【鞠躬

                                                                               by泼墨三千烟火

 

 


   
评论
热度(31)
感谢关注ヾノ≧∀≦)o
爱原耽爱priest 《默读》了解一下!
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咸鱼写手泪流满面
© 水生酒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