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连载中

出场人物除太中芥三人还有森欧外和爱丽丝

连更两章,然而字数并不多x

之前的篇章麻烦戳主页,祝食用愉快~

第十章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见到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也是在太宰治自杀未遂的那天。

赤瞳黑发的男人面前摆着一盘国际象棋,正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拨弄着棋子;

见中原中也叩门进屋便抬眼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

眉眼间的笑意分明尚未褪去,森鸥外骇人的视线却像刀光一般直直地射穿心脏。

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战栗,芥川低头看向别处,避免与那杀气暗涌却依旧笑容可掬的怪人四目相对。

木质地板上铺着镶有金边的地毯,墙纸开裂的四壁挂着风格迥异的风景画;

芥川无意间瞥见红木办公桌底下冒出一只穿着红色皮鞋的脚

那样的纤细与娇小

——是个小女孩没错。

芥川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就看到一个金发靛眼的娇小女孩从桌底“哧溜”一下钻出来。

她跪坐在厚实的地毯上,若有所思地用指尖推了推塞在嘴里的奶油蛋糕,含糊不清地唤道,

“林太郎——”

接下来极具戏剧性的变化发生在令人敬畏的港黑首领身上,若不是亲眼所见,芥川这辈子都不会相信——

森鸥外脱胎换骨一般,整个人像克服引力似的飘飘欲仙,先前那种笑里藏刀的残忍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极端宠溺的笑容。

“爱丽丝酱~不能把奶油抹在地毯上哦。”

——首领原来是有家室的人?

芥川狐疑的目光迅速地扫过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却仅仅在那两张面孔上捕捉到了嫌恶与冷漠。

森鸥外递给爱丽丝另一块巧克力慕斯蛋糕后,脸上又恢复了那种高深莫测的神情,

“芥川君不要紧张啊,我只对幼女(萝莉)感兴趣。”

听到如此令人大跌眼镜的话,芥川只得心中默默祈祷所谓的“xing qu”真的只是“兴趣”而已。

“我们首领的兴趣确实独特了那么一点。”

太宰治无可奈何地摊摊手,掐准时机打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圆场。

“那么,让我们切入正题吧。

您可不是为了让我观赏您和爱丽丝和相亲相爱的下午茶时间才叫我们过来的吧。”

太宰治以一个响亮而急促的喷嚏结束了这段话,皱起眉头揉了揉微红的鼻尖。

一旁的中原中也极其烦躁地用鞋跟叩着地面,似乎十分反感和一条得感冒的青花鱼共处一室。

“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为了亲眼确认一下我们最年轻的干部是否还健在。”

森鸥外拾起一枚掉落在地的棋子,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然芥川君也会困扰呢,毕竟那么拼命地施救了。”

芥川龙之介这才想起脚伤,可低头一看,并未在皮鞋上搜寻到任何一丝受伤的痕迹。

森鸥外究竟是怎么发现自己负伤的呢?

芥川在捧着新裙子眉开眼笑地追着爱丽丝到处乱跑的首领身上找不出答案。

倒是打从进入办公室缄默不语的中原中也先开口了:

“就算没有痛觉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芥川”

他恶狠狠地朝太宰治呲呲虎牙,

“那种混蛋根本不值得你搭上自己的命。”

太宰揶揄地撇撇嘴,毫不在意地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开了。

“总之,芥川君就交给你们了,我最信赖的两位——”

森鸥外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太宰“啪”地一声关上了。

“以‘双黑’的能力,一定可以将芥川君培养成优秀的黑手党人才的。”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说下去,像是没有注意到太宰治已经离开。

第十一章

如果说“双黑”宛若芥川龙之介的再生父母,那么中原中也毋容置疑地扮演着一个尽职尽责的“妈妈”。

在“爸爸”心血来潮跑去尝试各种各样的自杀方法时,中原中也顶多暴几句粗口泄泄愤,总会代替太宰监督芥川完成额定的体能训练与相关理论知识的学习。 

所幸,芥川生得乖巧,做事严谨,态度认真,从不让他在学习这方面费心;

最为棘手的是芥川一意孤行的性格,加之受side affect影响而丧失痛觉且羸弱不堪的躯体,每每训练时不顾一切的惨烈都让中原中也替他抹把汗。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第一次带他到训练场地时,芥川龙之介出乎意料地表现得很明事理。

同意加入黑手党的那一刻,他就清晰地意识到异能力是他唯一的谋生手段。

理智轻而易举地战胜了些许抵触的情绪,他披上松松垮垮的黑色外套,紧闭双目,无意识地把下唇咬得泛白, 

“罗生门。”

心中默念着异能力的名称

脑中宛如终日不见阳光的深海水域,冰冷而漆黑,强烈的窒息感压迫肺部;

随着愈来愈集中的精神,一团朱红色的物质若隐若现,最后幻化成三个大字深深印刻于海底。

黑色的外套无风自动,边缘的布料碎裂成块,傲慢地无视地心引力,环绕着漂浮在芥川四周。

汗水顺着略显苍白的额角缓缓滚落,黏住几缕柔软的发丝。

历经漫长的等待,太宰治的思绪早就飘到了九霄云外;

兴许是突然领悟到了自杀的精髓,他春风满面地迈开腿准备立刻实施计划。

“多动症啊你!”

中原中也见太宰作开溜状,一把扯住他的腰带就往回拖。

太宰治瘪了瘪嘴,带着又一次自杀未遂的怨气观摩“学生”发动异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黑色的外套终于幻化为暴虐血腥的猛兽,怒吼着缠绕在芥川的腰际。

“少年与野兽”、“苍白与漆黑”,不论从什么角度,这幅画面对于感官的刺激着实不小,甚至可以说颇有震慑力。

中原中也将双臂抱在胸前,朝芥川露出一个象征褒奖的笑。

黑兽僵硬地咧咧嘴,尽最大限度做出一个不那么狰狞的表情作为回应。

汗水穿越眉毛这道防线向脆弱的眼睛进发;视线像透过缀满水珠的窗户向外望那样模糊而不真切。

说时迟那时快,芥川一个踉跄,仅仅维持了数十秒时间的异能力便云消雾散,恢复了松松垮垮的衣服形态。

还没得到太宰先生的认可呢...

然而,芥川再也无力保持身体的平衡,无可奈何地像一片凋零的树叶飘落在地;

躯体触地时几乎没有声响,呢喃声就愈发清晰。

“太宰先生...”

 “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掌握不了的人只会死得不明不白。”

太宰治轻飘飘地抛下这句“千斤顶”,将双手背在后脑勺上走远了。

中原中也叹息了一声,二话不说地背起精疲力尽的芥川。

早在那时,执念的种子就悄无声息地埋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希望我的文字能给你们带来好心情qwq

不知不觉已经年底了,看来不得不加油了呢,,我可不想把这个坑拖到明年嘤嘤嘤

                                                                                 by 泼墨三千烟火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