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只写韩叶,偶尔嗑团兵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双黑or太中芥?】圣诞节贺文

圣诞节贺文

私设:太宰治和中原中结婚后领养了芥川龙之介

一家三口亲切向

架空

 
像往常一样,听见墙上积灰的挂钟不紧不慢地敲了八下后,太宰治站起身,揉了揉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疲惫不堪的双眼,熟练地保存了审核通过的件,“哗啦”一下将办公椅归位。

办公室标配的那种隔音效果很不好的门被粗暴地打开,战战兢兢地发出“哐——”的一声悲鸣。

太宰微微抬眼,略带倦意的鸢色眸子里倒映出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

“中也,都说了多少次了,进来前要先敲门。”

被唤作中也的男人潇洒地把那顶严重违反公司员工着装管理规定的黑色礼帽扣在头上,揶揄地咧咧嘴露出尖尖的虎牙,

“难不成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太宰轻笑了一声,坦然地摊摊手,

“就算有也不会瞒着中也的哦。”

他边说边随意地取下搭在椅背上的大衣和围巾,从办公桌抽屉的最底层翻出遥控器,“嘀——”地一下关掉了中央空调。

中原中也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迎上去取下太宰挂在臂弯里的外衣,垫着脚替他披上。

同时,中原中也暴露在空气中的颈部感受到了羊毛制品特有的柔软;他斜眼一瞥,太宰治的围巾已经老老实实地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鼻音这么重,小心感冒。”

太宰俯下身,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敏感的耳廓。

 

 

站在公司门口,纷纷扬扬的大雪裹挟着刺骨的寒风灌进来。

锃亮的黑色皮鞋踩在白到没有颜色的积雪上,嘎吱作响。

即使在这样的深夜,走在路上也会遇见人。
低着头只顾快步走前进的人、茫然站在自动贩卖机前的人、聚集在超市灯光下的众多人影。

“真是群不惧严寒的勇士啊,”

中原中也将伞递给太宰治,皱着眉头挽起被雪水濡湿的裤脚,

“绿灯了哦。”

大雪模糊了柏油马路上醒目的斑马线,圣诞颂歌从灯火通明的百货商店里满溢出来。

 太宰驻足于宽阔的路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绿色的小人开始有节奏地闪跳,伴随着不断倒数的数字,

中原中也站在马路对面吼道,

“你他妈愣着干嘛?”

太宰的脸庞被手机屏幕散发的荧光照得惨白,棕色的卷发擎着星星点点的斑白,

 “中也,今晚好像是平安夜呢。”

 

 
规规矩矩建成同样高度的大楼并排而立,墙面上玻璃制成的窗子仅仅反射出清冷的月光。

目光准确地锁定在十五层,紧闭的窗帘缝间并没有亮光渗出,

“看样子是睡了呢。”

太宰将下巴搁在中原中也的肩上嘟囔着,不安分的双手轻插在中也温暖的腋下。

后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反抗的意思。

有些僵硬的指尖滑进外套毛茸茸的口袋摸出一串钥匙,沉重的公寓大门在“咔嗒”一声脆响后向他们敞开。

太宰治一进门就死鱼一样伸展四肢摊在沙发上,裹着沾水的外衣半死不活地嚷嚷,

“中也~帮我拿蟹罐头,就在餐边柜的第二个抽屉里,要常温的那种。”

中原中也从衣帽间探出头,额角爆起的青筋是不妙的征兆,

“吃你个大头鬼,我上周不就跟你说没了吗?”

“诶——”

太宰稍微向暖融融的壁炉靠了靠,无精打采地整理着乱蓬蓬的发丝,希望以此增快烘干的速度。

“说话太大声的话会吵醒芥川的啊。”

话音刚落,没开灯的走廊深处就传来踢踏拖鞋的声音,小小的人儿裹着宽大的睡袍出现在明亮的视野中,

“太宰先生、中原先生,欢迎回家。”

稚嫩的童声在倦意的驱使下变得有些沙哑,却令人保护欲激增,中原中也朝芥川露出了一个无比慈祥的笑。

要是在一年前,这种笑容肯定会让太宰鸡皮疙瘩掉一地;不过再怎么难以接受的事物一旦习以为常就会变得无关紧要

太宰终于挣脱沙发的怀抱,走过去用冰凉的指尖轻触芥川因睡姿不当而异常凌乱的头发,权当作亲切的问候。

“小家伙又没有穿袜子哦,”

太宰撩起额前半干的头发向中原中也使了个眼色,

“我去去就回。”

中原中也心领神会地应了一声,拉起芥川走进窗帘紧闭的卧室。

芥川没有多问什么,合上眼脸乖乖让中原中也替他掖好被脚,毕竟对自己变化多端的睡姿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蜻蜓点水般在芥川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后,中原中也轻轻合上了卧室的门。

 

在等太宰归来的这段时间里,中原中也望着壁炉中跃窜的火焰消磨时间。

正愁如何增强节日气氛,让芥川体会到欢乐的家庭生活,他猛然记起去年圣诞节时太宰买的圣诞树。

他素来是那种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于是便捞起随手放在长几上的睡帽,踩着拖鞋“嗒嗒嗒”地跑去地下室了。

记忆中苍翠葳蕤的圣诞树历经时光流转,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中原中也一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叶片一边回想着上一个只属于他和太宰治的节日。

也是在那个夜晚,他们正式决定要领养芥川龙之介。

说起来,芥川这孩子生得乖巧可爱十分讨人喜欢,见了几次面后,就连一直拧巴着不肯领孩子的太宰治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不过,这孩子略显暗淡的眼眸深处似乎掩藏着与年龄不相衬的忧伤。

私下里询问了孤儿院的负责人,才知道他似乎经历过一段十分灰暗的童年时光。

墙纸上的暗纹在橙黄色的暖光下愈发明显,当当当的钟鸣声将纷乱的思绪唤回了现实。

深夜十一点,灯火阑珊的城市已经褪去了大半光明,月光穿透云层静静地洒下来。

“太宰那个混蛋——”

料想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什么商店在营业了,中原中也便怒吼着冲出公寓大门。

说时迟那时快,电梯门无声地开启,泛白的灯光驱散开粘稠地黑暗。

 “中也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呀?”

欠扁的声音比想象的来得更加及时,中原中也险些顺着惯性栽在某人水淋淋的怀里。

“又从河里爬上来的?”

“不是哦,没带伞而已。”

 

 

进屋后,太宰治瞥了一眼重获新生的圣诞树,满意地勾起了嘴角;他“哗啦哗啦”地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倾倒在桌上,花花绿绿的除了罐头还是
罐头。

“你不觉得芥川的眉毛过于稀疏吗?”

他讪笑着从怀里摸出一瓶生发水,超市促销的那种。

“喝那种玩意儿绝对死不了的。”

长眉毛只是个幌子。

凭借对这个自杀狂的了解,中原中也断定太宰治在洗衣粉之后还想尝试更刺激的死法,比如这瓶生发水。
见中原中也一脸冷漠,太宰有些没趣地撇撇嘴,不知又从哪里又变出一个包裹,

“礼物就交给中也了,我冲个澡就睡了。”

说着就传来莲蓬头的洒水声。

用作包装的塑料纸擎着剔透的雪珠,中原中也将他们抖落干净,从里面取出青绿饱满的果实,蹑手蹑脚地摸进芥川龙之介的房间将“礼物”逐个塞进挂在床头的圣诞袜里。

 

 

 次日清晨,芥川龙之介顶着乱成鸟窝的头发下床,看见被无花果撑得鼓鼓囊囊的圣诞袜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恍恍惚惚地在床沿坐下,毫不留情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脸。

——很痛,眼泪差点掉下来。

“有个词叫‘喜极而泣’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不用憋着。”

门缝里探出一颗同样乱成鸟巢的脑袋,芥川龙之介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张开双臂小鸟一般飞扑过去。

“太宰先生,圣诞老人怎么知道我喜欢无花果呢?我应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呀。”

脑海中闪过一家三口途径水果店时,芥川直勾勾的盯着无花果的眼神,太宰微微勾起嘴角,

“因为他是圣诞老人嘛,自然什么都知道。”

餐厅铃铛发出的脆响划破空气,围着围裙的中原中也放下平底锅,端着热气腾腾的土司和无花果罐头从厨房里走出来,佯装不经意地向芥川解释,

“这罐头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不吃怪可惜的。”

说着将手指插入拉环,便“啪嗒”一声开启易拉罐。

泪水在那一刻不听使唤地迸涌出眼眶,砸在餐巾上瞬间四分五裂;

芥川龙之介泪眼朦胧地抬起头,

“谢谢爸爸们。”

见过不擅长撒谎的,没见过中原中也这么不会撒谎的;

太宰治无奈地咂咂舌。

芥川龙之介抽抽搭搭地下桌扯了张餐巾纸拭去面部多

余的液体,背后苍翠的圣诞树映衬着窗外一望无际的银白,

“圣诞节快乐!”

光影里的他,抚平一身伤痛后,留下跟天使一样的笑容。

感谢阅读!!!你们的喜欢和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在这里预祝圣诞节快乐~

                                                            by 泼墨三千烟火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