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INSENSITIVITY(连载中

感谢支持我的小伙伴,之前的篇章麻烦戳主页~


第十一章

兼具勤奋刻苦的学习精神与足以被港黑首领相中的强大异能力,芥川龙之介在加入组织的第二个月就获得了在干部的陪同下参与实战的资格。


他记得很清楚: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连星星都羞怯地扯过厚重的阴云,当作被子裹了个严严实实,唯有清清冷冷的微光证实着它们的存在。


按照情报部获取的有利信息,这次作战的敌方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组织,更远远不及同时派遣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两位干部联合出击的危险程度。


——只是为了保证新人观战的安全吧。


中原中也绞尽脑汁只得出这个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推断,便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走进衣帽间挑选合适的帽子。


一旁的太宰治懒懒散散地深陷在沙发里,用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组装着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微眯着的双眼却透出不加掩饰的杀意。



随着“哐——”的一声巨响,敌方窝藏据点的铁门被中原中也以异能轻易击碎;封闭的空间如同一座牢笼将金属的悲鸣囚禁其间。


月光洒进终日不见日光的废弃仓库,一只受惊的灰老鼠吱吱叫着消失在墙上的洞口处。


皮鞋叩击地面的响声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张扬,芥川龙之介紧跟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走进去,粘稠的黑暗就混杂着尘埃的味道扑面而来。


“喂,太宰!这边没人。”


“我这里也没有哦,中也。”


拥有丰富实战经验与超高默契的两人分别对这个不足五十平米的空间展开了地毯式搜索,然而却一无所获,连一个敌人的影子也没见着。


“这样就不得不考虑到遭遇埋伏的情况了。”


太宰嬉笑着从阴影里走出来,朝中原中也使了个眼色。


“作战名——‘窗外之雨’。”


芥川从沉下脸来的中原中也那里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虽然他不明白作战名的实际意义,但还是紧张兮兮地停下记笔记的那只手,攥紧了拳头准备应对一切意料之外的状况。


尽管如此,子弹弹出枪膛的那一瞬间,芥川还是来不及张开异能力化作的屏障,象征死亡的黑色幽灵便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擦过耳际,硬生生地划出一道血淋淋的痕迹。


子弹在墙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弹坑后就啪嗒一声落地,结束了它短暂的使命;芥川用颤抖着的左手抚过耳际,捕捉到了粘腻的血液和若有若无的杀意。


不出太宰所料,敌方就埋伏在据点不远处,窥见港黑的人进去搜查,便想伺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回过神来时,太宰治已经不见了踪影,中原中也正舞动于枪林弹雨之间,唇间洋溢着发扬跋扈的笑,身披一身银白的月光如同夜叉一般。


活生生的肉体无法承受巨大的重力而无可奈何地悲鸣着深陷进水泥地里,肌肉被压迫至碎裂、骨头被拆解成片,人类濒死的惨叫久久回旋于墨色的夜空。


趁着一把捏爆一人的头盖骨而怔住敌方的空闲,中原中也撇了一眼战战兢兢的芥川,丢下一句看似轻而易举,实则难如登天的指令。


“别死了啊!”


显然,中原中也并没有指望芥川这个初上阵的新人能立下赫赫战功,或许在这种险恶的境况下,全身而退就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血肉横飞的景象对于初出茅庐的新人未免过于刺激了些,胃部极度的不适感迫使芥川捂住了毫无血色的嘴唇。


剧烈的咳嗽声如同机关枪扫射而出的子弹,从身体深处极速迸发出来;灵敏的舌尖品尝到再熟悉不过的腥甜气息,就算不用过问也知道方才受的枪伤混合着未能痊愈的旧伤一并向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发出不满的抗议。


——到此为止了么?


芥川龙之介狠狠攥起拳头,苍白的皮肤表面便清晰地爆出血管的纹路。


十几米开外传来中原中也忍痛的骂声,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关键的时候因芥川而分心的原因,尽管越来越多的敌人失去战斗能力,但剩余的残兵败并没有自乱阵脚,反而训练有素地从四面八方形成一个缜密的包抄圈,视死如归的决心映现在他们表情扭曲的脸上。


亡命之徒是最危险的。因为他们根本不考虑自己,只是一心一意地想拖别人一同去见阎王爷。


就算练就了再高超的体术,驾驭了再强大的异能力,在混乱的战场上,中原中也还是被掩藏杀气的无名小卒给算计了一把。


刀尖扎进毫无防备的肩部,血花宛若一群妖艳的红蝶飞上中也的脸颊。


“可恶!”


中原中也的骂声的确不能算小,音量属于那种在封闭空间里能掀掉屋顶的程度;然而“骨子里流着黑手党的血”的大救星却迟迟没有现身。


“动起来啊!”


芥川发狠地锤着害怕得不能动弹的双腿,然而痛觉傲慢地无视了他深深的自责。


就在这时,墨色的衣领倏地立了起来,像是个有生命的个体凭借自己的意志做出的行为。


——没有风啊


芥川满腹狐疑地将目光锁定在近旁的一棵梧桐上,再浓的夜色也无法混淆叶片纹丝不动地事实。


身体深处传来低沉的呼唤,伸出缩在衣袖里的手指轻抚脆弱的颈部,完全感受不到声带的震颤。


“战斗吧,”


那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再次响起


——并非从喉咙传出。


“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都能助你一臂之力。”


弱不禁风的少年在黑色的野兽那里寻得了生还的可能性;就如同在汪洋中濒死挣扎的可怜人在弥留之际瞥见手边的稻草而奋力抓住那样,他向异能力发出了简洁而明确的指令,


“击溃他们!”


无力而沾满凝固血液的手指坚定地指向将中原中也团团围住的人群,几乎是同时,芥川真真切切地听见了体内的黑兽爆发出阴森森的笑声,咯咯咯地边笑边呼啸着碎裂成等同于敌人数量的布块,猛虎一般飞扑向毫无防备的猎物。


兴许是异能者对异能力的操纵过于生疏,黑兽没能瞄准所有目标进行致命一击;五六个敌人掉了脑袋,两三个被贯穿了胸脯,劫后余生的几个不过是被打掉了枪械。


黑兽残暴地张开血盆大口,没有舌头的口腔内空荡荡的,被一片耀眼的腥红所充斥。


芥川感到一阵疲软,异能力的过度使用使他体力透支,再也没有余力卷土重来。


所幸,中原中也趁着这极短暂的停顿抢占到先机,扶正帽子的功夫就对攻击范围内的所有重力分子进行了彻底的操控,他挥舞着千斤巨石一般的拳头,将剩下的敌人各个击破。


一时间,本就千疮百孔的水泥马路上绽开多多泥花;乍一看,尸横遍野的景象令人头皮发麻。


亲历其中的芥川龙之介也不知是应该为保住性命、歼灭敌军而高兴,还是为杀人的暴行而深深忏悔。


不过,他的大脑已经是个快要坏掉的灯泡,光是勉强控制异能力,不让其再次失去控制就足以消耗剩余的体力了。


这时,一只冰冰凉凉的手轻轻搭上了他的肩膀,若不回头亲眼确认,芥川几乎以为那是一条吐着红信子盘绕上身的蛇。


“干得不错嘛~”


太宰治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背后,折射出圆月的眼眸中夸张地跳动着喜悦的星星;他轻笑着迈过水泥地上逐渐失去温度的肉体,仿佛午后在庭院里赏花一样随意。


中原中也捂着负伤的肩部,问太宰:


“带三角巾没?”


后者充耳不闻,自顾自地说下去,


“就结果来说真是干得不错呢,搭档。不但消灭了敌人,还让芥川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


太宰笑眯眯地接受了中也那个翻到天上去的白眼,这才慢悠悠地从衣袋里摸出一张三角巾,驾轻就熟地将其折成燕尾式放在受伤的部位,低头在伤侧腋下打了一个结,


“其实啊,我刚刚解决了藏在集装箱里的定时炸弹后还发现了一根上好的麻绳呢!正想着要不要挂在脖子上试试呢,这边就完事了。”


手上忙活着替中也包扎,嘴上一刻也不肯消停;太宰将两燕尾角绕过颈部,然后交叉至健侧腋下,最后又打了一个结固定好。


“哎呀——自杀又失败了。”


太宰一脸悔恨地摇摇头,轻拍了一下中也示意包扎完毕。


“哦,谢谢。”


中原中也轻描淡写地拾起躺在地上的帽子,小心地将灰尘抖落;冰蓝色的眼眸倒映出帽檐上的两三滴血迹,他皱起眉头。


“现在去根这条破绳子殉情也很不错哦。”


中原中也指了指太宰西装裤口袋里露出一截地麻绳,眼神凶恶地从大衣内袋中摸出一根烟。


——太宰先生的包扎得很完美。


在学校里认真修过全部“安全自护”课程的芥川差点溺亡在获得表扬的喜悦中,这才潘然醒悟似的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并用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做了简单的处理。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

很不幸,我又老了一岁,然而这个坑还是没有填完。。。

辛苦追更的你们了,我会继续加油的qwq

                                                                               by泼墨三千烟火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