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死人不偿命

感谢关注(。ӧ◡ӧ。)
韩叶使我快乐!
近期沉迷priest太太
欢迎小天使找我嗑唠w

[文豪野犬][太中芥]无痛症完结篇

(高亮)be!!有角色死亡!

之前的篇章请戳主页~

文笔渣 如有ooc见谅(⁍̥̥̥᷄д⁍̥̥̥᷅)

以下正文:


苍白的少年掀开透光的栗色纱帘,微微颔首低眉,一丝不苟地将胸前玲珑的扣子塞进圆圆的洞口;

拾起枕边睡着的木梳,对着剔透的窗户整理一番仪容后,他捧起热乎乎的杯子,沉浸于融合了清晨阳光与茶香弥漫的水汽所化作的氤氲幻境。

芥川的寝室位置极偏,似乎是据点全面整修时唯一被遗忘的小角落。

在奄奄一息的门闩完全丧失保险作用的情况下,中原中也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太宰治叛逃了。”

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男子品位极高,素来一尘不染的衬衣此刻却印着点点污渍。

芥川下意识地耸耸鼻子,便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酒香。

“我还真没想到他那个塞满自杀计划的大脑也会蹦出背叛组织这种幼稚的想法!那混蛋滚得干脆利落也罢,还偏要在我爱车里安个炸弹作纪念!

操他大爷的!!”

尚未苏醒的大脑经不起爆炸性新闻进行的轮番轰炸,很不争气地变得一片空白;

芥川龙之介愣愣地站在原地,动作机械地抿了一口茶,观望着中原中也像只鼓鼓囊囊的气球满屋子乱飞。

“中原先生,负责追查的,不会是您吧?”

芥川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一针戳爆了气鼓鼓的中原中也。

“哈?不然呢? ”

倏然凑近的俊俏眉眼间染上入骨的仇恨与愤怒。

“BOSS认为,这个任务一定要交给深谙太宰本性的人去做才周全。”

“既然如此,在下能否——”

中原中也心中有数,收起气焰嚣张的表情,叹了口气。

“茶梗,立起来了。”

芥川缥缈的目光落在飘香的青色液面,果真如此。

嘴唇微微上扬,中原中也一反常态地露出了一个好看却勉强的笑,

“哈哈,这种小事就不要你管了。后辈就好好尽自己的本分,安安稳稳地向上爬就好。”

轻轻拍肩的小动作带起了初冬冷清的风,中原中也掌心的温度却永驻心间。

“中原先生。。”

头顶简约大气的白色吊灯发出摇摇欲坠的呻吟,中原中也一弹指,就稳住了下落的灯泡;

紧接着,被他视若珍宝的那顶黑色礼帽就像一只凌空展翅的乌鸦稳稳降落在芥川发丝微翘的头顶。

“从现在开始的二十四小时是追查行踪的最佳时间,我奉首领之名追捕那个炸了我车的混蛋。”

他意味不明地挑挑眉,一甩手将外衣搭在肩上,似乎不愿吐露更多。

芥川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先生放心,今天的训练由在下独立完成;您归来之时,在下保您的帽子安然无恙。”


话说先生到底是先生,那个聪明绝顶、诡计多端的太宰治。

一个月过去了,追捕的工作可以说是毫无进展。

太宰治擦干抹净了所有蛛丝马迹,就好像属于他的存在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梦。

尽管在执行任务期间有明确的禁酒规定,中原中也破例在大半夜里借酒消愁。

刚开始是谨慎小心的,他轻手轻脚地避免酒瓶与高脚杯接触时迸发而出的脆响被人听见;

约莫几杯酒液灌下肚,所有的顾忌都被抛诸脑后时,中原中也在寝室里“叮叮哐哐”地尽情大闹起来。

这般喧嚣在寂寥的深夜里能传去很远的地方,芥川龙之介将被褥拉至头顶上方,尽管所能获得的仅有阳光的味道。

中原先生再也不能在陷入苦战的时候使用“污浊”了,唯一的后路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因太宰先生的离开而一刀两断。

自然,自己也再也不用绞尽脑汁地阻止太宰不断翻新的自杀行为了。

芥川怀揣着对中原中也的同情,在虚情假意的自我安慰中安然入睡。

数不清个夜晚皆是如此。


没有先生陪伴的时光仍然不紧不慢地流逝,但那个执着自杀的冷面杀手脱离黑手党的原因在不少成员心中成为了一个谜。

历经的时间一长,芥川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中原中也永远抓不到太宰治。

这个毫无根据的推断像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时常在流连于心脏口,试图剜出鲜血淋漓的伤口。

潜行的轻风划过宽阔的水面,肆意同发丝玩起了荡秋千;

鞋跟在码头的铁皮地上奏响节律分明的乐章,深不见底的黑暗主宰了横滨的夜。

心如绞痛。

码头上的照明灯透出暗黄色光辉在微波里碎成摇曳不定的倒影,这般场景将他的记忆唤回无数次打捞太宰治的曾经。

好不容易获得的痛觉,此时此刻却显得如此可恨;

就连人影都变得难以分辨。

“要是能知道太宰先生的想法就好了。”

就在这时,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悄无声息地夺去了思维的控制权。

——跳到这片漆黑的,比任何无光环境都要黯淡的水域中。

对于丧失痛觉的自身而言,自杀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断方法。

神情随着粼粼水波变成恍恍惚惚的的一片,芥川转身离开,身披夜色,潜入不远处的一幢红砖筑成的建筑物

——他阔别已久的校园。

微合上眼脸,忍受刺骨的寒风灌进宽大的外衣,从顶楼天台上纵身一跃,毫无延续意义的人生就能在短短几秒之内画上休止符。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前所未有地向上扬起了一个圆润的弧度。

尽管肉体即将摔成支离破碎的样子、

尽管心灵即将飞往不见天日的阴曹地府。

“真羡慕你呢,连痛觉都没有。”

落地的瞬间,熟悉的嗓音回响在耳畔;就算来不及睁眼确认,芥川也绝对不会搞错那个声音的主人。

“太宰先生!”


次日清晨,【某中学师生深夜跳楼双双死亡】的新闻赫然登上了横滨日报的头条。

“呵,这不是太宰那混蛋潜入的学校嘛。”

宿醉未醒的中原中也懒洋洋地靠在办公室椅背上读早报时,
属下便慌慌张张地传达芥川龙之介与组织失联的消息。

骇人的消息像把榔头当当当地将浑浑噩噩的大脑敲醒了,中原中也狂风一般冲进芥川的寝室,甩开角落里衣橱的门。

芥川入住时带来的校服外套不翼而飞。

不妙!!

中原中也连呼大事不好,夺门而出。



红砖墙下的血迹已经被警方处理干净,几根干瘦的枯枝孤零零地躺在水泥地上。

现场拉起无关人员禁止入内的警示带,事态严重导致学校停课一天。

首领在警方埋下的眼线在第一时间赶到现;

因此,中原中也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回收尸体的权限。

说是尸体也未免过于抬举这摊破碎的肢体了,能鉴别死者身份的物证只有一件能证实教师身份的男士沙色风衣和另一件宽大的校服外套。

中原中也勉强稳下狂跳的心;

凭借丰富的经验,他依稀鉴别出死者生前的神情。

芥川是惊恐万状、悔恨莫及的,太宰是满含笑意、无牵无挂的。

目光流连于命名为“手”的肉块,肌肉不自然的拉伸不由得使中原中也紧皱眉头。

这是两人发动异能力时典型的动作。

毋庸置疑,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在生命的最后几秒钟里发动过异能力。

就结果而言,一定发生了芥川意料之外的事,而太宰借此机会达成了他原本的目的。

那么,最有可能的是

——芥川跳楼自杀,太宰几乎在同时随他跳了下去。

这是芥川始料不及的,因此他试图发动【罗生门】拯救太宰;

而太宰一心赴死,抢在芥川之前使用【人间失格】,将其异能力无效化。

最终导致了双双坠楼的惨剧。

目睹过无数死去肉体的男人颓然跪倒,剧烈地呕吐起来;

断线珍珠般滑落的泪水濡湿衣襟,润泽了冬日的冻土。

(完)

感谢阅读!!!
作为新人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很高兴你们能看到现在~
关于结局……不要打我不要给我寄刀片哦(。•́ - •̀。)
喜欢就赞一个吧,我们下次再见(会开新坑的意思???)

评论(7)

热度(50)